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玄幻 → 異界之蒼風落雨

異界之蒼風落雨

做墻等紅杏 著

完本免費

  異界之蒼風落雨是由作者做墻等紅杏所著的一部玄幻類型的小說,講述的是主角楊戰東與唐尋歡殺掉了神殿中人格拉斯,卻被李天凡指認出了楊戰東和唐尋歡的身份,在這時幸得擺攤的老者所助,想知道更多精彩內容,點擊閱讀異界之蒼風落雨全文。
  
  “唐大哥,熔巖蟲會被那些靈魂之火燒死嗎?”楊戰東忽然問道。
  “這個……按理說熔巖蟲是不懼怕高溫的,但是格拉斯這種境界的修真者燃起的靈魂之火……”唐尋歡覺得如果放熔巖蟲出去的話還是兇多吉少。
  正當楊戰東一時想不出什么好的解決辦法的時候,唐尋歡忽然感覺到有兩股強大的氣息向這里趕來,心中大急,毫無疑問一定是聞訊趕來的神殿中人。剛才的動靜已經驚動了太多的人。
  怎么辦?楊戰東果斷地撤銷了防御罩。那些暗紅色的火星立即沖向楊戰東和唐尋歡,灼熱的溫度使得房間內像是擺滿了火爐。
  “唧唧!”熔巖蟲歡快地尖叫一聲,隨即猛然張開了嘴巴。熔巖蟲的嘴巴能有多大?它的個頭至多比螢火蟲大上一些。不過當熔巖蟲張開嘴巴一吸的時候,所有的火星立即定格在了空中。

16萬字更新:2018/06/21

在線閱讀

  異界之蒼風落雨是由作者做墻等紅杏所著的一部玄幻類型的小說,講述的是主角楊戰東與唐尋歡殺掉了神殿中人格拉斯,卻被李天凡指認出了楊戰東和唐尋歡的身份,在這時幸得擺攤的老者所助,想知道更多精彩內容,點擊閱讀異界之蒼風落雨全文。

小說簡介

  "一只枯瘦的手掌輕輕切斷了熔巖蟲編織出的火線,并隨手將那團火焰收進了袖中。老者的身形憑空出現在楊戰東的面前,楊戰東駭然,這樣的速度并不算什么,楊戰東和唐尋歡都能夠做到,但是能夠像老者這樣毫無聲息、讓人無所察覺地出現在面前,這樣的能力實在是匪夷所思。"

  異界之蒼風落雨標簽:玄幻,異界大陸,修煉

免費閱讀

  “唐大哥,熔巖蟲會被那些靈魂之火燒死嗎?”楊戰東忽然問道。

  “這個……按理說熔巖蟲是不懼怕高溫的,但是格拉斯這種境界的修真者燃起的靈魂之火……”唐尋歡覺得如果放熔巖蟲出去的話還是兇多吉少。

  正當楊戰東一時想不出什么好的解決辦法的時候,唐尋歡忽然感覺到有兩股強大的氣息向這里趕來,心中大急,毫無疑問一定是聞訊趕來的神殿中人。剛才的動靜已經驚動了太多的人。

  怎么辦?楊戰東果斷地撤銷了防御罩。那些暗紅色的火星立即沖向楊戰東和唐尋歡,灼熱的溫度使得房間內像是擺滿了火爐。

  “唧唧!”熔巖蟲歡快地尖叫一聲,隨即猛然張開了嘴巴。熔巖蟲的嘴巴能有多大?它的個頭至多比螢火蟲大上一些。不過當熔巖蟲張開嘴巴一吸的時候,所有的火星立即定格在了空中。

  熔巖蟲再次猛吸了一口,格拉斯燃燒的靈魂之火便全部飛向了熔巖蟲的嘴巴。在楊戰東疑惑驚訝難以置信的目光中,熔巖蟲愣是將所有的火星全部吞進了肚中。

  而此時,熔巖蟲的個頭也較之剛才大上了起碼三倍,身上的暗紅色亮光也更加地暗淡,像是將要熄滅的爐火一般。這時熔巖蟲像是喝醉酒一般搖搖晃晃地飛到了楊戰東的手上,然后趴在戒指上睡著了!

  楊戰東終于從震驚之中醒悟過來,立即便將那只醉醺醺的熔巖蟲收進了戒指。沒想到自己無意中竟然找到了一個好寶貝,楊戰東的心中樂滋滋的。

  感覺到兩名強者已經越來越近,唐尋歡和楊戰東立即從窗戶離開,然后靜悄悄地收斂起全身的氣息回到自己的住處。

  天明之后,關于有神殿中人被殺的消息已經傳得沸沸揚揚。這時,楊戰東和唐尋歡想要離開已經很難,因為現在正有兩名氣勢不凡的強者站在半空,這兩名神殿中人聲稱在沒有查出兇手之前不允許任何人離開天食星。

  這樣的決定雖然引起了不過客的激烈反應,但是人家是神殿的人,所以眾人都只有忍氣吞聲的份兒。

  楊戰東和唐尋歡自然不會在這個當口強行出頭離開,因為那兩個人絕對不是能輕易解決的,而且看似軟弱無力的天食星竟然派出了不少名靈丹級的修真者協助查尋兇手。

  楊戰東和唐尋歡收斂了氣息在街上悠閑地轉著,其實楊戰東的心中異常焦急,如果神殿中再多派一些人來的話,估計要想離開就更加地困難。

  轉過人聲鼎沸的飾品街,二人來到了武器行。

  街道兩旁懸掛著琳瑯滿目的漂亮兵器,但是楊戰東的目光卻被一塊灰不溜秋的布吸引住了。

  準確地說,吸引楊戰東的并不是那塊布,而是布上隨意擺放著的東西,竟然是兩張陰陽網!對于這個東西,楊戰東實在是太熟悉了!

  當年神殿使者想要招引他的時候就曾經借一張陰陽網給楊戰東,那張陰陽網的功效楊戰東也是知道,確實算得上是一件寶貝。但是此時,竟然被人隨意地擺放在一塊破布上。

  楊戰東的目光移到了破布的邊上,一只缺了腿的凳子旁靠著一塊木板,上面歪歪斜斜地寫著:只換不賣。

  后面又注上了一行小字:有緣者亦可贈與。

  見楊戰東停住腳步,唐尋歡不由也向陰陽網的攤位打量了一下,這一眼直接將唐尋歡驚出一身冷汗。在唐尋歡望去的時候,坐在攤邊的一名正打盹的細眉長須老頭正好抬起了眼皮,這一眼讓唐尋歡如遭電噬。

  老頭眼中那一閃而過的金色光芒令唐尋歡感到身體一陣僵硬。

  不過隨即,老頭目光就變得渾濁起來,繼續打起盹來。唐尋歡的心中生出一絲警惕,傳音給楊戰東抓緊離開。

  楊戰東聞言打量了老頭幾眼,卻沒有發現有何異常,但聽到唐尋歡焦急的語氣,楊戰東只好轉身離開。

  “兩位何必急著走呢?還是隨我到神殿走一趟吧!”一個聲音從十米外的一個店鋪中響起,那聲音中充滿了高傲。

  一個少年模樣的人從店鋪中慢悠悠地走了出來,他的后面還跟著六七個人。

  楊戰東的瞳孔立即緊縮,雖然這名少年看起來瘦弱,但是楊戰東卻從他身上感受到了比格拉斯受傷前還要強上許多的危險。

  而最后走出來的人,讓楊戰東徹底明白了對方為什么能這么快地找到自己的原因。

  李天凡,這個漏網之魚竟然成了最大的禍害。正是李天凡指認出了楊戰東和唐尋歡的身份。

  就在兩方對恃的時候,街道上的人全都一溜煙地失去了蹤影,而兩邊的商店也都是忙不迭地關上了門停止營業。

  “如果我們不去呢?”楊戰東冷漠地回答。同時三號已經化作巨錘緊握在楊戰東的手中,不屈的傲骨之下是敏銳冷靜的判斷,楊戰東自知對方實力不低于自己,所以一開始便亮出了最稱手的兵器。

  “你們確實有些實力,或許能夠和我一拼。但是我是一個害怕麻煩的人……唉,要知道一件好兵器也是可以增加不少實力的。而恰好,我就有。”風少那清秀的外表再襯上老道的語言,實在有一種不太協調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是面對著一條精致斑斕的毒蛇。

  隨即,風少的手中就多出了一件東西:一只藍白相間的哨子。

  “主人,那哨子有著一絲金屬成分,不過竟然有人能將金屬與其他的材質進行如此的融合,這太可怕了!”三號提醒道。

  就在這個時候風少口中的哨子已經吹響,那哨聲像是一滴水落進了水平如鏡的湖面一般,在楊戰東的腦海中蕩其陣陣微波。

  楊戰東一陣緊張,悄悄地咬了一下舌尖試圖驅散哨音的影響,卻發現那哨聲竟然一直響在腦海深處。

  唐尋歡也同樣面臨著這種情況,不過唐尋歡功力要深厚許多,所以一時之間尚未受到多少影響。而楊戰東已經有些心浮氣躁了,那哨音就像是催命的音符,不斷地刺激著楊戰東的神經。

  汗滴,從楊戰東的雙頰滑落。如果不是因為在異類世界吸收了大量魂力碎片的話,估計楊戰東早已經支撐不住了。

  風少對于楊戰東能夠抵抗住自己的哨音也是心驚不已,一般來說,只要對方的修為不超過自己,那絕對會在哨音響起的瞬間陷入意識模糊的狀態,可是楊戰東那眼神之中分明還燃燒著戰意!

  呆呆地站在風少后面的李天凡像是癡了一般,到現在為止他覺得實在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了。一個人吹著無聲的哨子,而另一個竟然要傾盡全力抵抗。李天凡看向風少口中的哨子時,眼神中充滿了熱切的渴望。

  的確,風少吹的哨音別人根本就無法聽見,只有身處攻擊中的人才能感受到哨音的威力。

  “唐大哥,準備出手!”楊戰東的傳音忽然在唐尋歡的腦海中炸響。

  就在楊戰東說話的同時,楊戰東和風少的中間忽然多出了一顆珠子。當風少見到這顆珠子的時候臉色一變,哨音也是為之一頓。

  奪舍珠!

  風少的目光一陣渙散,一時之間卻是失去了意識。而恰在這個時候,唐尋歡的一只血紅小劍已經脫手而出,像是一道紅光刺向了他的后心。

  跟在風少身后的那名神使以及天食星的幾名修真者,都在奪舎珠的作用下一時陷入了迷糊狀態。

  毫無聲息地,血劍刺入了對方的最強者風少的后心。

  可是,意料之中的死亡結局卻發生了一些變化。風少身上的衣衫緩緩地化作了一片片飄飛的碎片,露出了里面金燦燦的鎧甲,那鎧甲之上鏤空地雕刻著一串串奇怪的字符……

  唐尋歡攻出的血劍竟然在刺進鎧甲上的孔洞之后漸漸地消融了,雖然那蓬紅色的氣體仍然在不斷地向著鎧甲內滲透,但顯然已經不會對風少造成太大的傷害了。

  忽然,金光大漲。那鎧甲之上泛起一陣陣如水的波紋,這些金色的波紋從風少的胸部開始,分別向頭部和腳下蕩漾開去,最后,風少的身影完全被這一層金光籠罩住了。

  “竟然是奪舎珠!果然是魔殿的余孽!”風少的眼睛已經恢復了清明,隨后哨音尖銳地響了一聲,一縷縷半藍半白的煙霧拂向風少身后的眾人,身后的人便盡皆恢復了神志。

  這些人在清醒之后,回想起自己剛才的失神狀態,都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楊戰東收起了奪舎珠,對付風少這種修為的人,如果對方有了防備的話,就很難收到好的效果了。

  按理說,眼前這個少年的實力應該稍弱于唐尋歡,但是他所擁有的異寶卻彌補了這點不足。楊戰東可以肯定少年身上穿著的鎧甲絕對是異寶之中的極品。而那哨子卻有點類似于奪舎珠的功用。

  “我早就說過,一件好兵器是可以增加不少實力的。”說著,風少的手中就多出了一個巴掌大的東西。

  “打火機!”楊戰東脫口而出。重生之后,他也曾經看過幾部描述古代生活的影片,那里面就記錄了地球母星的居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使用這種東西取火。

  所以,當楊戰東看到眼前的少年取出了一只打火機之后,就有點納悶了。雖然這個東西的金屬外殼比影片中的要大上一些,但是明顯就是一個打火機嘛!

  “不,它的名字叫做——射火。”身穿一身金色鎧甲的風少手持打火機,神色慎重地說道。

  毫無征兆地,一道暗紫色的火焰射向楊戰東,楊戰東一驚,他可是見識過這種火焰的厲害,這和格拉斯的靈魂之火實在太相像了!

  腳下散花步一動,那道火焰從楊戰東的肩膀邊掠過,雖然沒有觸及到楊戰東,但是楊戰東還是聞到了一股焦糊的味道。目光一掃,發現衣服已經被灼出一個破洞,而肩膀上也是火辣辣地疼痛。

  楊戰東沒有回身看那道火焰的去向,但是唐尋歡卻是看得清楚,火焰正好落在了先前駐足的攤位上,擺放在地上的陰陽網在觸及到火焰之后立即開始劇烈地焚燒起來。不過看守著攤位的細眉老者仍然耷拉著腦袋沉沉地睡著。直到陰陽網被火焰燒成灰燼,老者仍然沒有醒來。

  楊戰東盯著風少手中的異寶“射火”,心中開始盤算著應對的方法。

  “怕了嗎?哈哈!”風少得意地一揚手中的異寶,又是一道火焰射出,這道火焰在射出之后立即化作一副猙獰的面孔,雖然是火焰構成,但是那面孔上的表情惟妙惟肖,尤其是那雙眼睛竟然是完完全全的綠色!

  這時眾人都處在高度緊張當中,沒有人注意到地攤旁一直睡意酣然的老者已經睜開了眼睛,當他看到那團火焰幻化的臉孔時,嘴角微微地抽搐了一下。

  熔巖蟲能對付嗎?楊戰東翻手取出了熔巖蟲。卻驚訝地發現,那只原本呈暗紅的熔巖蟲已經完全變成了紫紅色,暗淡的深紫色。而且體積也較之以往增長了許多。現在楊戰東完全可以看清它的模樣,那張臉完全就是一只卡通版的刺猬,小巧的鼻子即使是在熟睡之中仍然貪婪地四處湊動著。

  “鳳虱!”

  驀然的一聲驚叫使得對戰的雙方都是心中一凜,誰都沒有想到一個無精打采的將死老頭竟然能喊出這么厚重的聲音。雖然是隨意喊出的話語,但是聽得眾人都是渾身一震,那聲音簡直像是響在眾人的靈魂深處。

  唐尋歡早有預料,驚訝倒是少一些。而風少則是被這意外的一聲喊搞得臉色大變。因為就在方才,他還燒掉了老頭的陰陽網。沒想到這么一大把年紀的人還有扮豬的嗜好。

  熔巖蟲顯然是處在沉睡中被楊戰東拉出來的,它不滿地扭動了一下身體,隨即精致小巧的粉紅鼻子聳動了幾下,睜開晶亮的小眼睛,忽然發出一聲歡叫。

  而此時,由火焰構成的猙獰臉孔已經堪堪觸及楊戰東的額頭。楊戰東一步移開,但奇怪的是,這團火焰卻像是有靈性一般跟著楊戰東追擊而來。

  熔巖蟲,陡然張開了嘴巴,那張六方形小嘴里的線舌上竟然凸起著三顆火紅色的珠子。這一刻,熔巖蟲的身上光芒大盛,楊戰東被瞬間出現的高溫燙得差點將熔巖蟲脫手扔出去。

  在熔巖蟲張口的瞬間,那一直追隨在楊戰東身后的火焰立時停頓在空中,然后便見一蟲一火之間展開了殊死的拼搏。

  巨大的吸力使得火焰變成了一個水滴的形狀,那尖頭的部位正在不斷地向熔巖蟲的小嘴靠攏,原先的臉孔形狀已經完全扭曲,只是那兩只綠色的眼睛卻依然恨恨地盯著楊戰東。

  陡然,熔巖蟲的多只爪子很有規律性地動了起來,像是在編織著什么。接著,幾條同樣是由火焰構成的細線就將那團風少射出那團的火焰包裹了進去,熔巖蟲的小眼睛也在此時變成了純凈的白色。

  “吱吱!”那團火焰拼命地掙扎著,但卻距離熔巖蟲越來越近,那團火焰中那雙原本應該屬于眼睛的兩點綠色火焰也是撲閃撲閃地,仿佛十分地驚恐。

  “放過他吧!”在眾人的注視下,擺攤的老者身影漸漸地模糊,這時忽然吹來一陣微風,那身影便完全被風吹散。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qq群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