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原來我不是普通人

原來我不是普通人

一頁孤舟L 著

連載中免費

江浩秦韻是《原來我不是普通人》小說主角,此書又名《我爸給我二十億》,作者是一頁孤舟L。為了驗證真假,江浩忐忑的走進了一旁的一家銀行的自助提款機,他一口氣取了十萬塊,最后看著取款機上那十位數的數字,人再次傻眼了。原來一切都是真的,原來自己真的是海外華人首富沈豪庭的兒子!江浩的激動之情溢于言表,自己跟母親吃苦受罪這么久了,看來苦盡甘來了。
  “什......什么?”耳釘男生良久才算消化了那份驚愕,似是有幾分瞠目結舌,又帶著幾分不甘心的妒忌,對那經理道,“哥們,你確定是他點的嗎?這小子就是個窮屌絲,他怎么可能點的起這羅曼尼康帝?你肯定是認錯人了,這么好的酒,可別讓這傻逼給糟蹋了!”
  回過神的劉思雨也趕緊點點頭,補充道:“就是的,我和這個人認識,他窮的飯都要吃不起了,你說他能點得起這好幾萬一瓶的紅酒嗎?肯定是搞錯了,我這是好心才勸你的。”
  其他幾個人聞言紛紛點頭表示認同。
  反正在他們的認知框架里,無論如何是都不可能接受,江浩這樣的人,竟然點了幾萬塊紅酒這種事情的,除非是太陽打西邊出來。
  這幾個人像是生怕什么可怕的事情發生似的,極力的想要否定這件事。
  但這幾人越是如此,那經理臉上的訕訕笑容就愈發的明顯。
  “這種事我不需要你們提醒。”經理臉色暗淡幾分,繼續道,“倒是你們,未免太狗眼看人低了吧?”

106.14萬字更新:2019/11/25

在線閱讀

  江浩秦韻是《原來我不是普通人》小說主角,此書又名《我爸給我二十億》,作者是一頁孤舟L。為了驗證真假,江浩忐忑的走進了一旁的一家銀行的自助提款機,他一口氣取了十萬塊,最后看著取款機上那十位數的數字,人再次傻眼了。原來一切都是真的,原來自己真的是海外華人首富沈豪庭的兒子!江浩的激動之情溢于言表,自己跟母親吃苦受罪這么久了,看來苦盡甘來了。

免費閱讀

  女人的話,讓江浩有些吃驚,如果連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能都比肩不了,那么自己的家族,究竟是多強大啊?

  “抱歉。”葉蕓婕突然打斷了江浩的思緒,“我去一下衛生間,您請稍等我片刻。”

  江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望著葉蕓婕的背影,仍舊無比好奇,自己父親,以及沈家,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存在。

  就在江浩沉思的時候,他肩膀卻突然被人輕拍了一下,那是個服務生打扮的青年,此時急的滿頭大汗。

  “哥們,能幫我把這沓啤酒送到那桌嗎?我,我這有點內急......真是太謝謝你了。”

  江浩微笑點點頭,人有三急,況且這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江浩拿著啤酒,直接送到了不遠處的一桌,送完,他正準備回去,卻又被人叫住了。

  “江浩,你不是說你不是來打工的嗎,怎么還給人家送酒啊?呵呵,謊言別拆穿了吧?跟我撒慌有意思嗎,幼稚。”

  說話的人,正是劉思雅,此時正一臉得意的看著江浩。

  “我是幫人送過來的,那個服務生去衛生間了。”江浩如實的說道。

  “你就吹吧,呵呵,都被我撞見了還不承認!”劉思雅鄙夷的說道,“何況你就是承認又怎么樣?你那么窮,能來這種高檔酒吧做兼職,比應該感覺慶幸才對,你沒必要和我們攀比,你算什么東西啊,也配和我們比。趕緊去,給我拿一沓啤酒去,要三百二的德國黑啤。”

  江浩心中無奈,回道:“我最后說一遍,我不是這里的服務生。”

  江浩轉身就要離開,卻猛地被劉思雅拉住,對方有些惱羞成怒,呵斥道:“你還真是給臉不要臉,我現在就讓你去給我拿酒,你去是不去?”

  劉思雅語氣中滿是威脅的意味,作為同班同學,江浩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如果今天自己真的招惹了她,回頭在學校在班里,她指不定會如何針對自己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江浩重重嘆了口氣,扭頭去了酒吧前臺,提了一提啤酒送到了劉思雅那邊。

  隔著老遠,江浩就見那幾個人,在沖著自己指指點點的發笑。

  江浩假裝沒看見,平時在班里的時候,這幾個人就是出了名的刁鉆怪癖,不管是自己還是其他人,都不愿意招惹上他們幾個人,因為一旦招惹上,就一時半會的甩不掉。

  所以江浩放下酒,就準備離開。

  但就在這時,那個耳釘男生卻突然叫住了他:“等會!江浩,你剛剛不是說自己不是服務生嗎?那怎么還來給我們送酒呢?哈哈,你這個人還真有意思,明明自己就是個下等人,還不愿意承認,怎么,給我們服務,你覺得掉價是不是?”

  “呵呵,掉價不也得服務嗎?”劉思雅在一旁補刀道,“誰讓他窮呢?窮逼,看到我們竟然就像躲開,就像我們愿意看到他一樣,你以為你是誰啊?”

  江浩有些不高興,挑眉看了看幾個人,說道:“我最后說一遍,我不是服務生,我是來這里玩的,你們愛信不信,我犯得著哄騙你們?”

  江浩抬腿要走,但還沒等邁步,劉思雅就猛地起身,抬手對著江浩就是一巴掌,嘴上更是吐沫橫飛:“臭傻逼,給你點臉了是不是?你跟誰說話呢?”

  那耳釘男生也憤而起身,指著江浩的鼻子怒罵道:“就是的,你再說一遍試試,我他媽弄你啊,下等人就要有個下等人說話的樣子,你還想翻天嗎?”

  江浩臉上火辣辣的,如果劉思雅不是女人,他此時早就一巴掌抽回去了。

  江浩瞪著劉思雅,但劉思雅卻壓根沒當回事,冷笑一聲,繼續挖苦道:“怎么不服氣?呵呵,你還想裝個逼,就你那又窮又屌的死樣,也敢說是來這里消費的?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這里可是凱皇酒吧,老娘喝這一杯酒就他媽一百多,你那窮屌絲樣,你能喝的起嗎?”

  “不不不,他不是喝不起,他這輩子都喝不起。呵呵......”耳釘男生冷笑一聲,直接倒了一杯啤酒,但卻往里吐了一口吐沫遞給了江浩,“來,給你個機會,喝了吧,喝完這杯酒,你下半輩子都有的吹噓了,這可是德國黑啤,好幾百塊一瓶呢,哈哈......”

  男生的舉動,頓時讓在場的幾個人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他們譏諷的望著江浩,笑容越發囂張、燦爛。

  江浩目光陰沉的望著那幾個人,他不明白這些人有什么可以張狂的,就因為自己家里有幾個臭錢,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或許在過去,這的確是他們嘲諷自己的本錢,但現在江浩只覺得這些人太幼稚,也無可救藥。

  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幾人的放肆笑聲:“您好,您的酒醒好了,請問打開嗎?”

  幾個人的笑聲戛然而止,尋聲望去,就看到此時一個一身西裝的中年人正站在一邊,面帶微笑望著幾人。

  這人顯然不是服務生,而是酒吧的經理,而在他的托盤里,赫然擺放著一瓶紅酒,和兩只酒杯。

  這本無可厚非,眾人沒當回事,但那耳釘男生,在看到那紅酒的一剎那,頓時眼神一凝。

  “這......這是羅曼尼康帝?”耳釘男生瞪大了眼睛,一副吃驚的模樣,“這酒他媽六萬多一瓶,誰......誰點的?”

  這男生家里就經營著紅酒生意,自然知道這酒的昂貴和高端。

  “啊?這么貴?”劉思雅一聽到男生的話,也是一臉錯愕,驚呼道,“真的假的?”

  男生點點頭:“廢話,我們家就是經營酒莊的,我還能不知道,不過這......這是你點的?”

  劉思雅趕忙搖頭,又看了看同來的幾個人,幾分紛紛搖頭。

  耳釘男生見狀,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絲失落,他還以為這酒是劉思雅點的,雖然他也覺得可能性不大,但心中還是有那么幾分小小的希冀。

  畢竟這么貴的酒,自己從小到大都沒喝過,他心想:這自己要是能來上一杯,估計以后在自己的圈子里都有的吹了。

  但他也只能想想,最后無奈的搖搖頭,對那經理苦笑道:“對不起,你送錯了,這酒可不是我們點的。”

  幾人面面相覷,以為就此這經理就該走了,他們也正好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點了這么一瓶酒。

  不過那經理聞言卻發出了一聲冷笑:“不好意思,我剛剛沒有問你們。”

  幾個人聞言又是臉色一紅,紛紛四下看了看,耳釘男生心說:這附近就我們這幾個人,你沒問我們,難不成還能是在問江浩?

  呵呵,那個窮逼怎么可能點得起那種酒呢。

  想到此,耳釘男生不由得嗤笑得看向江浩,不禁諷刺道:“喂,趕緊給人家讓路,還傻站著,你以為人家是在說酒是你點的啊。”

  耳釘男生話音剛落,就見那經理冷冷瞥了自己一眼,淡然道:“沒錯,這酒就是這位先生點的,怎么,你有意見嗎?”

  江浩聞言也愣了愣,隨后才想起來,剛剛葉蕓婕是點了酒的,只是一直都沒有上來,卻不想,竟然是這么貴的酒。

  隨后這中年經理,向著江浩微微一躬身,畢恭畢敬的說道:“先生,您的紅酒醒好了。”

  中年經理的一句話,頓時仿佛一記重磅炸彈在幾人心中爆炸了似的,無論是那耳釘男生,還是劉思雅,在聽完對方講話的那一刻,整個表情都因為震驚,而顯得有些畸形,心中更似被猛錘了一下似的,久久不得平靜。

  “什......什么?”耳釘男生良久才算消化了那份驚愕,似是有幾分瞠目結舌,又帶著幾分不甘心的妒忌,對那經理道,“哥們,你確定是他點的嗎?這小子就是個窮屌絲,他怎么可能點的起這羅曼尼康帝?你肯定是認錯人了,這么好的酒,可別讓這傻逼給糟蹋了!”

  回過神的劉思雨也趕緊點點頭,補充道:“就是的,我和這個人認識,他窮的飯都要吃不起了,你說他能點得起這好幾萬一瓶的紅酒嗎?肯定是搞錯了,我這是好心才勸你的。”

  其他幾個人聞言紛紛點頭表示認同。

  反正在他們的認知框架里,無論如何是都不可能接受,江浩這樣的人,竟然點了幾萬塊紅酒這種事情的,除非是太陽打西邊出來。

  這幾個人像是生怕什么可怕的事情發生似的,極力的想要否定這件事。

  但這幾人越是如此,那經理臉上的訕訕笑容就愈發的明顯。

  “這種事我不需要你們提醒。”經理臉色暗淡幾分,繼續道,“倒是你們,未免太狗眼看人低了吧?”

  經理崇敬的望了眼江浩,心中苦笑,心說你們這些凡夫俗子,簡直可笑的不能再可笑,你們可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么人嗎?也敢如此嘲諷他?

  他將酒遞到了江浩的面前,微微躬身,才敢離開:“您請慢用。”

  這一切,簡直讓劉思雅等人目瞪口呆,他們一個個好像是生吃了蟑螂似的,臉色難看至極,心中除了震驚,更多的則是翻江倒海的妒忌。

  那耳釘男生更是拳頭攥得緊緊的,自己家境這么好,都從未喝過這種昂貴的酒,憑什么他一個窮屌絲能點的起?

  劉思雅更是臉都紅透了,剛做的美甲幾乎摳進肉里,雖然她和江浩并沒有什么仇怨,但是此時她就是無比的憎恨江浩,恨得咬牙切齒。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qq群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