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重生之修真在都市

重生之修真在都市

潘三元 著

連載中免費

《重生之修真在都市》小說主要人物是周恒一鞏晴,是由網絡作者潘三元寫的一本都市重生爽文。“這是二十歲的我,我重生了?”“大溯洄術果然名不虛傳,我果真回到了五百年前,回到了我還是凡人的時候。”“一身修為散了,但我還有五百年。”“我是青天周恒一,我將再戰帝路!”
  “看你年紀輕輕,為什么敢做不敢認呢?自己犯的錯,就一定要自己學會負責任。”
  周恒一坐在醫院的椅子上,他的面前站著三個人,一個高瘦的西裝眼睛男,一個帶著金鏈子半臂紋身的壯漢,還有一個濃妝艷抹臉上的粉底比板磚厚的中年婦女。
  這三個家伙就是老婦的親屬。
  一進醫院,三個人就開始演了起來,“金鏈子”先是大吼大叫,揚言要把撞到他媽的人給弄死;“板磚粉底”拿出了了自己的看家本事,指著周恒一破口大罵,咆哮聲上入九天下入九冥,瞬間吸引了一大群愛看熱鬧的吃瓜群眾,對周恒一指指點點。吸引到足夠的人圍觀之后,西裝男這才慢條斯理的出場,告訴家人要冷靜,裝模作樣的跟周恒一講起了道理。
  可周恒一始終油鹽不進,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一言不發。
  “唉,看你年紀輕輕的,怎么開車那么不小心呢,把我媽撞成這樣......唉,你這樣辦,大家都不好做。”西裝男嘆了一口氣,裝做十分懊惱的樣子,他對于周恒一的反應漠不關心,他做戲只是為了讓圍觀群眾相信,給周恒一施加輿論壓力。
  “你就承認吧,你看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只要承認你是不小心撞到我媽的,咱們一切都好商量。現在是文明社會,你只要負起責任,我們也是很好說話的。”西裝男持之以恒的做著周恒一的思想工作。
  “你想如何?”周恒一表情淡漠,盯著三人道。

74.62萬字更新:2019/12/03

在線閱讀

  《重生之修真在都市》小說主要人物是周恒一鞏晴,是由網絡作者潘三元寫的一本都市重生爽文。“這是二十歲的我,我重生了?”“大溯洄術果然名不虛傳,我果真回到了五百年前,回到了我還是凡人的時候。”“一身修為散了,但我還有五百年。”“我是青天周恒一,我將再戰帝路!”

免費閱讀

  感覺頭一陣疼痛,周恒一睜開眼。

  四周寂寥無人,自己正騎在一輛半新的電動車上。

  “這是二十歲的我,我重生了?”

  “大溯洄術果然名不虛傳,我果真回到了五百年前,回到了我還是凡人的時候。”

  “一身修為散了,但我還有五百年。”

  “我是青天周恒一,我將再戰帝路!”

  ......

  自古三皇時代 開始,能以“天”為名號之人無一不是佼佼之輩,天帝、天子、天尊......

  萬年修真史,竟出了一位這樣的人物。

  中年棄紅塵而入道,三十年不成道果。及至暮年,厚積薄發,一飛沖天,百歲之余而大道成。

  三百歲而與天帝戰于銀河之畔,大戰七日而罷手,斗了個難解難分,世人尊其為青天。

  青天周恒一!何等霸道!

  實力可抗天帝!

  自銀河一戰,其與天帝劃銀河而治,自立己為北天庭之主。

  南北天庭大戰數年,起初難分難解,可隨著時光流逝,卻依舊是北天庭落了下風。

  南北天庭決戰于銀河之畔。

  那一戰,北天庭大敗。

  青天周恒一在數十位半步帝級的強者的圍攻下,迫不得已,拼死使用大溯洄術,意圖逆天改命。

  這時光一倒就是五百年。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這一次,他將有五百年來改變這個故事的結局。

  ......

  前世的年代太過久遠,自己在凡塵的時候做過什么呢?

  周恒一已經記得不是很清楚了。

  帝級強者洗盡鉛華,這可不只是說說而已。

  他沒想到過自己會再次需要那些被自己遺忘得有些模糊的記憶。

  可凡人的大腦太過于局限,五百年的記憶,他需要有一定的修為才能完全想起。

  不過他沒時間想太多,因為他看到前方不遠處的地方躺著一個人。

  一個年過半百的老婦人。

  老婦躺在地上不住叫喚,想來應該是受了傷,四周并無行人,只剩自己。不遠處的一輛無人的小轎車。

  前世自己固然冷漠無情,但冷血向來是交給對手的。遇到需要幫助的人習慣性的伸出援手,這是一個人刻在骨子里的優秀品德。

  盯著自己騎著的這輛小電驢思索的兩秒,周恒一大致回憶起了這東西的用法,他輕擰油門,騎著電動車向老婦開去。

  將車停在了離老婦半米遠的地方,周恒一下車查看。

  老婦顯然是不小心傷到了,躺在地上不停的叫喚,周恒一簡單的看了一下老婦的傷勢,是傷到了腿。雖不危及生命,但對一個老人來說絕對也不算好過。

  “這附近也沒有什么人,這樣下去不行,只會使她傷勢惡化。”周恒一頓了一下,當機立斷,將小電驢扔在原地,背起老婦,在路邊打了一輛出租車,急忙趕往醫院。

  將不斷叫喚的老婦送進醫院,協助好醫院通知老婦的家人之后,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后了。

  目送著一群醫生護士急匆匆的推著老婦進入病房,周恒一轉過身來,他也要離去了,重生回來,他也要好好計劃一番,思考一下有關自己前世在凡塵時候的事。

  “先生留步。”聽得背后有人叫了幾聲,周恒一頓了一下,才確定是在叫自己。他回頭望去,卻是一個小護士。

  “先生您還不能走。”小護士直接了當的說。

  “為什么。”周恒一隱約猜到了什么,但還是問了一句。

  “那個老婆婆說是你撞的她。”

  ......

  “看你年紀輕輕,為什么敢做不敢認呢?自己犯的錯,就一定要自己學會負責任。”

  周恒一坐在醫院的椅子上,他的面前站著三個人,一個高瘦的西裝眼睛男,一個帶著金鏈子半臂紋身的壯漢,還有一個濃妝艷抹臉上的粉底比板磚厚的中年婦女。

  這三個家伙就是老婦的親屬。

  一進醫院,三個人就開始演了起來,“金鏈子”先是大吼大叫,揚言要把撞到他媽的人給弄死;“板磚粉底”拿出了了自己的看家本事,指著周恒一破口大罵,咆哮聲上入九天下入九冥,瞬間吸引了一大群愛看熱鬧的吃瓜群眾,對周恒一指指點點。吸引到足夠的人圍觀之后,西裝男這才慢條斯理的出場,告訴家人要冷靜,裝模作樣的跟周恒一講起了道理。

  可周恒一始終油鹽不進,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一言不發。

  “唉,看你年紀輕輕的,怎么開車那么不小心呢,把我媽撞成這樣......唉,你這樣辦,大家都不好做。”西裝男嘆了一口氣,裝做十分懊惱的樣子,他對于周恒一的反應漠不關心,他做戲只是為了讓圍觀群眾相信,給周恒一施加輿論壓力。

  “你就承認吧,你看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只要承認你是不小心撞到我媽的,咱們一切都好商量。現在是文明社會,你只要負起責任,我們也是很好說話的。”西裝男持之以恒的做著周恒一的思想工作。

  “你想如何?”周恒一表情淡漠,盯著三人道。

  鋪墊已經足夠了吧,已經演得足夠精彩,周恒一決定加把勁,無非是訛錢而已,他倒要看看這三個家伙胃口有多大。

  “這......”西裝男做出一個為難的表情,強行掙扎了一會,而后裝做一副下定決心的樣子。“這樣吧,小兄弟,這事我們就私下解決。一百二十萬,這事就算了了。人是你撞的,你總得負起相應的責任。不然這事捅到官面上,對你影響不好。交通肇事罪......你要負刑事責任的。”

  “刑事責任......懂吧?”西裝男繼續說著,但話語越來越不對味,對周恒一的威脅不言而喻。

  “一周,我給你一周時間去籌錢。”西裝男洋洋得意,向著人群為自己的表演做最后的謝幕,“下周這個時候,一百二十萬得拿給我們,我們也不會限制你的自由,你只要把身份證押在醫院前臺就行。但你若是跑了,別怪我們按身份證地址找上門。”

  說罷,對金鏈男做了個暗示。

  金鏈男秒懂,上前兩步,直接從周恒一的口袋摸出他的錢包,交給自家兄長。

  西裝男從周恒一的錢包摸出身份證看了一眼,然后交給了旁邊一個小護士:“我把這個小兄弟的身份證壓在醫院前臺,諸位做個見證。”

  “這是我的名片,你想清楚了可以電話找我,或者下周這個時候來醫院也行。”西裝男從口袋摸出一張名片,塞周恒一的錢包里,把錢包扔回給他,而后拔開人群,揚長而去。

  周圍的人群對周恒一指點了一會,也盡數散去。

  ......

  這一幕發生過一次了。

  在這樣前世的記憶中。

  周恒一慢慢回憶起了前世的一些事情,這是其中對自己影響不小的一件。

  不同的是前世自己會試圖爭辯,這一世自己選擇默然。爭辯毫無用處,它并不能改變結果,遇上這種事情,自己首先得拿出證據說話。

  但在找證據之前,還有另一件事。

  “快來了。”周恒一在心中默數。

  少頃,手機響起。

  他拿起手機,上面顯示“琪琪”二字。

  “周恒一,聽說你撞人了?”電話傳來一個女聲,語氣上有些冷淡。

  “沒有。”

  “撞了人你就承認啊,對我你也不說實話嗎?沒想到你......”女聲有些徉怒。

  “恩,我們分手吧。”周恒一淡淡的道。

  “你......你......”這本來是她的詞,臺詞被搶白,女聲一時被嗆得有些厲害,一時不知如何說下去。

  “沒什么事我就先掛了,祝你辛福。”不容對方分說,周恒一掛斷了電話。

  一切結束,周恒一站起身來。

  “是時候改變了。”他在心中暗暗道。

  他前世的時候命運就是從這里改變的,幫助老人被訛,女友出軌,借題發揮與自己分手。

  既然有的事結局不可改變,那就不必改變,要分手,就由自己開口好了,周恒一沒時間聽她找理由。

  “但有些事情是可以改變的。”周恒一目光凌冽。

  世界變了,周恒一不會再重蹈前世的命運,他將從這里開始他的反擊。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qq群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