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玄幻 → 戰龍真訣

戰龍真訣

牧童聽竹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陸鳴陸瑤的小說名字叫《戰龍真訣》,此書又名《萬道龍皇》,作者是牧童聽竹。“瑤兒,我怎么有點暈?你這酒...”陸鳴扶著石桌,看向陸瑤,但此時,他發現陸瑤的臉色有點冷。“哈哈哈,陸鳴,瑤兒陪你三年,無非就是養脈,現在時期已到,把你的血脈貢獻出來吧?”此時,一個中年男子從一旁出現,是陸瑤的父親。轟隆隆!宛如晴天霹靂,在陸鳴腦海中炸響。
  “啪!”
  “滾開!”
  一聲冷喝,夾帶著一聲巴掌聲,隨后一個臉色有些陰沉的青年走了進來。
  “夫人,少爺!”一個十六歲左右的少女跟了進來,臉上紅腫,浮現出一個巴掌印,正是秋月。
  “陸川,是你?你想干什么?”
  陸鳴起身,一聲冷喝。
  來人名叫陸川,乃是陸瑤的大哥,比陸瑤大三一歲,今年十六歲。
  陸川看到陸鳴,眼中掠過詫異之色,似乎有些驚訝陸鳴居然沒死,隨后便是一聲冷笑:“陸鳴,你在正好,我妹妹陸瑤,將執掌陸家,入住主府,所以這主府,你們已經沒有資格住了,趕緊搬走吧。”
  李萍臉色一白,她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但沒想到來的這么快。
  李萍慘然一笑,道:“陸川,鳴兒身上有傷,等過兩天鳴兒傷好了,我們這就搬走。”
  “過兩天?今天就要搬走,你們想賴在這里,以為我不知道嗎?”
  陸川冷笑。
  “今天?可鳴兒身上有傷啊,今天都這么晚了,讓鳴兒休息一夜在搬吧!”
  李萍有些哀求道。

821萬字更新:2020/01/08

在線閱讀

  主角是陸鳴陸瑤的小說名字叫《戰龍真訣》,此書又名《萬道龍皇》,作者是牧童聽竹。“瑤兒,我怎么有點暈?你這酒...”陸鳴扶著石桌,看向陸瑤,但此時,他發現陸瑤的臉色有點冷。“哈哈哈,陸鳴,瑤兒陪你三年,無非就是養脈,現在時期已到,把你的血脈貢獻出來吧?”此時,一個中年男子從一旁出現,是陸瑤的父親。轟隆隆!宛如晴天霹靂,在陸鳴腦海中炸響。

免費閱讀

  “實力,一切都是因為我實力不足,如果我天賦超凡,實力強大,他們怎么敢這么對我?”

  陸鳴雙拳緊握,渾身顫抖,雙眼滿是血絲。

  廢物!

  這是陸瑤對他的稱呼,陸瑤三天前的話仿佛還在耳邊回響。

  吱呀!

  這時,房門被推開,走進一個身體柔弱的中年/婦/人,看著床上的陸鳴,關切的問:“鳴兒,你又做噩夢看嗎?”

  這個美婦人,是陸鳴的母親,李萍。

  三天前,就是李萍擔心陸鳴的安危,出去尋找,才救了陸鳴,不然陸鳴已經死了。

  自從六年前傳出陸鳴的父親在外面游歷被人擊殺后,他就與李萍相依為命。

  陸鳴看著李萍,眼神變的柔和起來,道:“娘,沒事,只是一個夢而已。”

  看著陸鳴蒼白的臉色,李萍坐在陸鳴床邊,摸著陸鳴的額頭,心痛的道:“已經三天了,你每次都大叫陸瑤害你,鳴兒,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是你的傷是因為陸瑤...”

  陸鳴道:“娘,沒什么,你聽錯了。”

  陸鳴并沒有告訴李萍是陸瑤與大長老干的,因為李萍并沒有修武道,告訴了李萍,反而會害了她。

  李萍踟躕了一下,道:“鳴兒,以后在他人面前,不能直呼陸瑤的名字了,兩天前,陸瑤覺醒了五級血脈,還打通了一條神級經脈,現在已經獲得了長老院的認可,兩個月后的族會上,將執掌陸家,成為陸家之主,直呼家主之名,恐怕會被人說為不敬。”

  “什么?陸瑤要執掌陸家?她休想。”

  陸鳴發出低沉的怒吼,眼睛充血,牙關咬的咯咯作響,牙齒都要咬碎了,鮮血都流出來。

  陸鳴的父親六年前傳言被人擊殺后,這六年來,陸家一直由長老院管理,并沒有立新的家主。

  看到陸鳴這個樣子,李萍嚇得六神無主,只是抱著陸鳴的頭,眼淚不斷流下,道:“鳴兒,你不要嚇娘啊,娘已經失去了你爹,不能再失去你了。”

  “爹...你到底在哪啊,鳴兒相信你不會死的,如今,鳴兒無能為力,連家主之位都要保不住了。”

  陸鳴緊緊的握著脖子上的一個掛墜,由于太用力,指甲都刺進了肉里,鮮血不斷滲出。

  這個掛墜,青銅所鑄,蠶豆大小,是陸鳴的父親出事之前,托人從外面送回來的,這六年,陸鳴一直帶在身邊。

  手掌的鮮血滲出,流向了青銅掛墜。

  嗡!

  忽然,青銅掛墜輕微的抖動起來,并且變的滾燙。

  陸鳴還沒反應過來,青銅掛墜一震之下,居然化為點點粉末,往陸鳴手心一鉆,進入到手心中消失不見。

  接著,陸鳴便感覺,有一股滾燙的能量,從他的手心,順著手臂,一只往上,一會之后,便停留在眉心的印堂穴中。

  “九龍不死,血脈重生!”

  突然,一聲巨大的吼聲在陸鳴的腦海中響起,震的陸鳴腦海嗡嗡作響。

  “九龍不死,血脈重生!”

  “九龍不死,血脈重生!”

  ......

  連續的吼聲,不斷的在陸鳴腦海中響起,隨后,一股炙熱的氣息,從眉心中出發,涌向陸鳴的脊椎骨。

  下一刻,吼聲消失,但脊椎骨上,卻有一陣陣麻癢傳出,全身變的滾燙。

  “怎么回事?”

  陸鳴完全摸不著頭腦。

  此時,脊椎骨上的麻癢更加劇烈了,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慢慢的生長。

  “鳴兒,你怎么了,不要嚇娘啊。”

  感受到陸鳴身上的異常,李萍更怕,有些手足無措。

  “血脈重生?難道我真的能血脈重生?”陸鳴心里疑惑。

  古籍有記載,只有非常少的人,血脈被剝奪后,或者因為其他原因損壞后,能夠血脈重生,重新生長出一道血脈。

  但是重生的血脈,大部分等級都很低,沒有大用。

  但也有極少極少的一些人,能夠破而后立,破繭重生,于毀滅中崛起,超脫過去,覺醒至強血脈。

  但這幾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計,古籍記載,古來都沒有幾例。

  超脫過去,覺醒至強血脈,陸鳴沒有去想,那畢竟幾率太小了,他只要能覺醒出血脈,就非常高興了。

  有了血脈,他就能修煉武道了,改變自己的命運。

  這時,身上異樣慢慢消失,陸鳴臉上露出了笑容,道:“娘,我沒事!”

  “你干什么?這里是主府,你不能硬闖。”

  突然,外面傳來一聲嬌喝,陸鳴聽的出來,是李萍的貼身婢女秋月的聲音。

  “啪!”

  “滾開!”

  一聲冷喝,夾帶著一聲巴掌聲,隨后一個臉色有些陰沉的青年走了進來。

  “夫人,少爺!”一個十六歲左右的少女跟了進來,臉上紅腫,浮現出一個巴掌印,正是秋月。

  “陸川,是你?你想干什么?”

  陸鳴起身,一聲冷喝。

  來人名叫陸川,乃是陸瑤的大哥,比陸瑤大三一歲,今年十六歲。

  陸川看到陸鳴,眼中掠過詫異之色,似乎有些驚訝陸鳴居然沒死,隨后便是一聲冷笑:“陸鳴,你在正好,我妹妹陸瑤,將執掌陸家,入住主府,所以這主府,你們已經沒有資格住了,趕緊搬走吧。”

  李萍臉色一白,她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但沒想到來的這么快。

  李萍慘然一笑,道:“陸川,鳴兒身上有傷,等過兩天鳴兒傷好了,我們這就搬走。”

  “過兩天?今天就要搬走,你們想賴在這里,以為我不知道嗎?”

  陸川冷笑。

  “今天?可鳴兒身上有傷啊,今天都這么晚了,讓鳴兒休息一夜在搬吧!”

  李萍有些哀求道。

  “休息?他一個血脈都不能覺醒,經脈堵塞的廢物,有什么好休息的,不如死了算了,好了,反正今天一定要搬走。”陸川一臉冷漠道。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qq群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