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殺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

殺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

九紫 著

完本免費

蘇星辰程慷堯小說名字叫《殺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是由作者九紫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這是她上輩子的爸媽!是的,上輩子。蘇星辰二十歲的時候魂穿到修仙世界,如此大的機緣讓她一度以為自己就是小說中的女主角,逆風翻盤的那種,為了修仙她拼命的努力,又學習煉藥,又是學習煉丹,無奈資質太差,得到的資源也很差,一直努力了二十年,都還是個煉氣期小修士。
  原本聽她舅媽說在小學成績前三名,結果上了初中之后倒數第一,今天這個老師打電話說她學習跟不上,明天那個老師打電話來說她作業沒做完,后面就干脆不學了,一到上課就睡覺,還將頭發染得跟雞毛撣子似的花花綠綠,衣服穿得跟乞丐一樣破破爛爛,說什么殺馬特,非主流,中考考的一塌糊涂。
  他和她媽真是為她操碎了心,一點都不知道好歹。
  他好不容易托關系,花錢把人送到這所私立高中,和她姐姐弟弟一個學校,心想可以相互照顧,結果整天不學好,跟著小混混在外面蕩,現在好了,才十幾歲的小姑娘,學會為了男生爭風吃醋了,還打架打的驚動學校,把家長們都喊來了!
  蘇國強覺得這輩子都沒這么丟臉過!
  蘇星辰也終于想起來這是什么時候了,她高中打過很多架,但是高一為了爭風吃醋跟人打架鬧到喊家長的地步,也就那么一次,之所以記憶深刻倒不是因為跟人爭風吃醋,而是她爸打了她,導致她后來越發叛逆偏激,覺得自己被全世界拋棄了,全世界都不理解自己,全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對,整天日天日地日空氣,以為這樣就能報復她們,卻不知道,揮霍和摧毀的,是自己的人生。
  現在想來,何其傻逼。

85.7萬字更新:2020/02/06

在線閱讀

  蘇星辰程慷堯小說名字叫《殺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是由作者九紫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這是她上輩子的爸媽!是的,上輩子。蘇星辰二十歲的時候魂穿到修仙世界,如此大的機緣讓她一度以為自己就是小說中的女主角,逆風翻盤的那種,為了修仙她拼命的努力,又學習煉藥,又是學習煉丹,無奈資質太差,得到的資源也很差,一直努力了二十年,都還是個煉氣期小修士。

免費閱讀

  “砰!”后腦勺的一擊重擊讓蘇星辰腦子嗡嗡嗡的響,眼前直冒金星,模糊中只聽到一聲:“劉主任來了!”

  圍觀群眾頓時作鳥獸散,只她暈暈乎乎的被帶到了辦公室,辦公室里各種人,鬧哄哄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對中年夫婦趕過來,中年女人見到她伸手就要往她臉上刪,蘇星辰也不知道避開,就這么直愣愣的看著她,臉上發出‘啪’一聲清脆的響聲,火辣辣的疼痛終于讓她從恍惚中醒過神來。

  中年女人還要再打,被她身后的中年男人連忙拉住,向另一對趕過來的家長還有老師們道歉。

  那中年女人大概是氣急了,打完之后又指著她鼻子罵:“我花錢是讓你來讀書的,不是讓你來跟人爭風吃醋打架的,你要不想學,那好,現在就給我收拾書包,我送你去鄉下,你就一輩子待在鄉下,一輩子當個泥腿子!”說著又上前用力拉扯她。

  蘇星辰被她拉扯著條件反射的向后退去,哐當一聲撞在身后的辦公桌上。

  她身后的女老師‘哎喲’一聲,連忙扶住她,然后手忙腳亂的扶起辦公桌上被她撞到的茶杯筆筒等物品,生氣地說:“你說話就說話,動手做什么?我跟你說,這么大的女孩子正值叛逆期,你越打她她越叛逆,你們有事就好好跟她說,打有什么用?你這樣除了會激化矛盾解決不了事情的呀?”又扶著蘇星辰問:“你怎么樣?有沒有撞到哪兒?”

  中年女人氣呼呼的放下手:“陳老師,不是我要打她,實在是這丫頭太不聽話了,你說我這么忙,每天還要為她的事到處賠禮道歉,賠錢都是小事,問題是耗費我的時間啊。”說著又看向蘇星辰:“你看看她的頭發,你看看她的衣服,哪個女孩子像她這樣,我平時那么忙,也沒時間管她,你說我不打她還能怎么樣?”

  “打就有用了嗎?你打了她不還是這樣?我們都是從她這個年齡過來的,她這個年齡就是叛逆期,你要跟她好好說,跟她講道理,她能聽得懂!”

  “她能聽話我就不會這么煩了!”中年女人氣的直喘粗氣。

  女老師又說蘇星辰,“你也是,一個女孩子跑出去跟人打架,你看看你這張臉打的,本來漂漂亮亮的一個小姑娘。”

  蘇星辰望著眼前絮絮叨叨的女老師這的臉,好半響都反應不過來。

  她又轉頭看向剛剛打她的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約四十歲左右,大方臉,高顴骨,皮膚白皙,扎了個低馬尾,身上套著一件大衣,下面是粗低跟的靴子。

  她身后還站著一位正在拉她的中年男人,男人上身穿著一件皮夾克,下身是深色褲子,臉上已經有些發福,一雙歐式大雙的圓眼睛,睫毛很長,秀氣的高鼻梁小嘴巴,圓潤雙下巴,腆著個小肚腩,白白胖胖,跟彌勒佛似的。

  男人因常年待在汽修店修車,身上常年帶著一股機油味,臉上、手上、衣服上也總是帶著沒洗干凈的黑色油污。

  這是她上輩子的爸媽!

  是的,上輩子。

  蘇星辰二十歲的時候魂穿到修仙世界,如此大的機緣讓她一度以為自己就是小說中的女主角,逆風翻盤的那種,為了修仙她拼命的努力,又是學習煉藥,又是學習煉丹,無奈資質太差,得到的資源也很差,一直努力了二十年,都還是個煉氣期小修士。

  這個時候她再怎么中二,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主角,而只是這修仙世界的一粒凡塵,為了獲取更多資源,她只好另辟蹊徑,煉制一些女性護膚品化妝品賣,拖她上一世十幾歲就開始化妝的福,她穿過去的時候年齡雖然也不大,用過的化妝品種類卻不少,后來還效仿這個世界,搞出什么美白、淡斑、嫩膚類的護膚品。

  這些對于高階修士來說,不過一個駐顏丹一個美顏丹甚至只要進階就能解決的問題,可對于身在修的凡人女子和囊中羞澀天資又很差的低階女修來說,卻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物品,尤其是一些生的貌美卻沒有修仙資質,只能依附一些修士生活的女人們,更是必不可少。

  而修真界的煉藥師或者煉丹師都將精力放在煉藥和煉丹上,都在爭分奪秒的修煉,誰會專門去為凡人和低階女修煉制什么護膚品化妝品?就算后來有人看到這個市場,研發出來的東西也沒有她種類多,物品齊全。

  也因此,讓她鉆了這個空子,有了固定的收入來源供自己學習煉藥煉丹,有更多資源供自己修煉。

  無奈那個身體資質實在太差,她終是沒能打破那個身體的桎梏,沒想到醒來竟然又穿回來了,沒有穿回二十歲,反而穿回了十六歲,高一的時候。

  她之所以記得這么清楚,就是因為眼前的女老師就是她高一時候的班主任,高二文理分科后,她去了理科班,高考完后沒兩年她就穿越了。

  蘇母看她一臉不知悔改的表情,氣的又指著她罵起來:“你還看!你就不能學學你姐姐學學你弟弟,我和你爸托爺爺告奶奶花錢把你送到一中,就是讓你進來談戀愛跟人爭風吃醋跟人打架的?你才幾歲就跟人爭風吃醋?”

  “還有你這頭發!”蘇母越說越氣,伸手就想揪她頭發。

  蘇星辰身體也微微一側,避開她抓過來的手。

  她身后的中年男人連忙拉住她,好聲氣地勸她:“回家再說,回家再說。”

  陳老師也連忙站到兩人中間,防止蘇母氣急了再動手。

  旁邊還有很多老師在看著。

  蘇國強拉著蘇母的手,還要給旁邊這對家長道歉:“都是孩子不懂事,年輕人,脾氣犟,你看這兩個孩子都受了傷,我們孩子也被你們孩子打了,你們也去醫院看看有沒有什么事,醫藥費我們出。”又叫招手叫蘇星辰:“星辰,快給你同學道個歉。”

  蘇星辰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像個局外人似的冷漠的看著他們。

  蘇國強看著她的漠然的目光,忽然感到頹然。

  國家計劃生育,頭胎生了女兒,可以再生一胎,這個女兒就是他們夫妻生的第二胎,沒想到又是個女兒,老人家想要孫子,就想把她送走,再生一個,她外公舍不得,就給她抱了回去,幫著養著,誰知道他們緊跟著就生了個兒子。

  那時候正是他們工作最忙的時候,三個孩子又是一年一個,緊挨著生的,他爸是店里的大師傅走不開,他媽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就已經忙不過來,更別說再來一個,哪怕是請了個保姆,也沒有放在自家親戚家里放心。

  于是蘇星辰養在她鄉下外婆家,一養就是九年,九歲那年將她從鄉下接回來念書,待了不到三個月,才九歲大的人,三百多公里的路,就自己背著書包沿著火車站跑了回去,差點沒把他們找瘋。

  他們當時真的以為這個女兒丟了,到處找,哪曉得一個星期后,她舅媽打電話過來,說她回鄉下了。

  他們本來工作就忙,還要抽空找她,幾天幾夜沒睡,得知她是一聲不吭回了鄉下后,她媽脾氣暴躁,當時就氣的趕了回去,一巴掌扇在她在臉上:“既然你這么想在鄉下那你就待著吧,別回去了!我還能輕省一點,真當我們這么閑,一堆人就圍著你一個人轉了,我和你爸爸這么忙,你還這么不懂事,一個人一聲不吭就跑了,連聲招呼都不打!你這是翅膀硬了想飛是吧?”

  當時她只是躲在她舅媽懷里,小小的身體緊緊抱著她舅媽不撒手。

  見她實在不愿意回去,加上她媽也在氣頭上,就沒帶走,一直到她十二歲那年,要上初中了,才又接了過來。

  本以為她大些了,懂事了,哪曉得越大越不懂事,接回來安份不到三個月,就開始作天作地,先是跟她奶奶干仗,罵她奶奶老不死的,又是跟她姐姐干仗,搶她姐姐衣柜和書桌,衣服玩具也想要,什么都想搶,還搶她弟弟的學習機,把她奶奶給氣的,拿著搟面杖要打她,她奶奶打她,她就罵回去,老不死的老不死的喊,一點都不知道尊老。

  她奶奶回來跟她媽告狀,她媽接著罵。

  自從把她接回來,家里就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天天吵,天天罵,時不時還要干一仗,跟只炮仗似的,一點就著,沒一天安生日子。

  學習更是一落千丈。

  原本聽她舅媽說在小學成績前三名,結果上了初中之后倒數第一,今天這個老師打電話說她學習跟不上,明天那個老師打電話來說她作業沒做完,后面就干脆不學了,一到上課就睡覺,還將頭發染得跟雞毛撣子似的花花綠綠,衣服穿得跟乞丐一樣破破爛爛,說什么殺馬特,非主流,中考考的一塌糊涂。

  他和她媽真是為她操碎了心,一點都不知道好歹。

  他好不容易托關系,花錢把人送到這所私立高中,和她姐姐弟弟一個學校,心想可以相互照顧,結果整天不學好,跟著小混混在外面蕩,現在好了,才十幾歲的小姑娘,學會為了男生爭風吃醋了,還打架打的驚動學校,把家長們都喊來了!

  蘇國強覺得這輩子都沒這么丟臉過!

  蘇星辰也終于想起來這是什么時候了,她高中打過很多架,但是高一為了爭風吃醋跟人打架鬧到喊家長的地步,也就那么一次,之所以記憶深刻倒不是因為跟人爭風吃醋,而是她爸打了她,導致她后來越發叛逆偏激,覺得自己被全世界拋棄了,全世界都不理解自己,全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對,整天日天日地日空氣,以為這樣就能報復她們,卻不知道,揮霍和摧毀的,是自己的人生。

  現在想來,何其傻逼。

  修~真~世~界~三十年,她早已過了中二期,再回想起這一段日天日地的少年時光,雖仍有不平,卻不再有波瀾,因為她已經不在乎這對父母,不在乎他們的目光,也不再想用那樣傻逼的方式去博得他們的關注。

  現在,她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看看自己的這個身體有沒有修仙資質,繼續修仙。

  若按照她以往性格,她是絕對不肯低頭認錯的,她爸說她一句,她會頂回去十句,但是現在一點想在這浪費時間的心情都沒有,她干脆利落的對老師說:“老師,對不起,我錯了。”

  不僅陳老師愣了一下,就連賀春蘭蘇國強也愣了。

  陳老師好笑地問:“那你說,你哪兒錯了?”

  蘇星辰回答的十分干脆:“我不該和人打架,更不該因為吃醋和人打架,我應該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為祖國,為科學,為社會主義建設而奮斗。”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qq群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