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福寶的七十年代

福寶的七十年代

女王不在家 著

完本免費

福寶蕭定坤小說名字叫《福寶的七十年代》,是由作者女王不在家傾心著作。一到了吃飯的功夫,村里老頭老太太年歲大的婦女都過去生產大隊前頭水井臺上,端著個老瓷碗,吸溜一口稀粥,順嘴插幾句話。有人就可憐了:“可惜了福寶那孩子,模樣長得真俊,聶老三媳婦怎么就不要人家了!”還有的說:“早說不要啊,那還不如我們抱了,養到現在,也養熟了!”
  胡奶奶看到大家都望向自己,把針往頭發上一別,咬斷了線,這才慢悠悠地說:“你們說,聶老三媳婦嫁到咱們生產大隊十年了,肚子一直沒動靜,怎么現在突然就有動靜了?怎么福寶一來她就懷上了?”
  大家一愣:“為啥啊?”
  胡奶奶:“這都是福寶招來的,是福寶的福氣,給聶老三家送的龍鳳胎。”
  大家都驚了:“這樣?”
  想想,好像也是的,福寶一來,聶老三家日子當時曾經紅火過一陣,之后很快他媳婦肚子吹氣一樣大起來,就生了個龍鳳胎。
  胡奶奶笑:“依我看,福寶是庵子里的孩子,有靈氣,人家起了個名字叫福寶,那就是有福氣!”
  這話說得好像在理,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生產大隊長陳有福過來了。
  他看到大家,笑著說:“胡奶奶也在啊,我正說呢,回頭得開會,和大家討論個事。”

92萬字更新:2020/02/06

在線閱讀

  福寶蕭定坤小說名字叫《福寶的七十年代》,是由作者女王不在家傾心著作。一到了吃飯的功夫,村里老頭老太太年歲大的婦女都過去生產大隊前頭水井臺上,端著個老瓷碗,吸溜一口稀粥,順嘴插幾句話。有人就可憐了:“可惜了福寶那孩子,模樣長得真俊,聶老三媳婦怎么就不要人家了!”還有的說:“早說不要啊,那還不如我們抱了,養到現在,也養熟了!”

免費閱讀

  聶老三媳婦不想要福寶了,這是平溪生產大隊熱議的閑談話題。

  一到了吃飯的功夫,村里老頭老太太年歲大的婦女都過去生產大隊前頭水井臺上,端著個老瓷碗,吸溜一口稀粥,順嘴插幾句話。

  有人就可憐了:“可惜了福寶那孩子,模樣長得真俊,聶老三媳婦怎么就不要人家了!”

  還有的說:“早說不要啊,那還不如我們抱了,養到現在,也養熟了!”

  也有點連連搖頭:“福寶這孩子,別看叫福寶,其實命苦,在聶老三家劈柴做飯的,還不落好,天天吃得跟豬食差不多。”

  聶老三媳婦這幾天一直鬧騰,去生產大隊長陳有福那里鬧騰,尋死覓活的,說不解決這個問題她就吃喝拉撒都在生產大隊,所以現在是沒辦法了,真不要了。

  福寶本來并不是聶家的孩子。

  平溪生產大隊緊靠著大滾子山,大滾子山上有一個尼姑庵,沒解放那會生產大隊里的大姑娘小媳婦的都去山上燒燒香拜拜佛的,捐一點香油錢,求個平安,也有的羞答答地求個姻緣。

  解放后,尼姑庵冷清了,庵子里的尼姑跑了一些,還留下一些,守著清貧過日子。

  一直到前幾年,公社里說是要整改,破除封建迷信,尼姑庵自然是要破除的四舊,就把尼姑庵給砸了。

  可是尼姑庵砸了,里面的尼姑怎么辦?

  公社里的人就派人去說了,說得把尼姑們都清出去,愿意回家的就回自己家還俗,不愿意回的,沒處可去的,政府給你們想辦法安置一個家。

  安置一個家的意思其實就是給她們嫁人。

  下面生產大隊那么多沒媳婦的老光棍呢,把尼姑嫁給他們,不正好?

  本來這是一件好事,尼姑們羞答答的,有要回家的,也有沒家可回,就被公社里分配嫁了人的。可偏偏廟里頭不光有尼姑,還有一個小娃娃,尼姑庵里都叫她福寶。

  誰也說不清福寶是哪里來的孩子,有人說是尼姑和別人私通生下的,也有說是在山里撿來的。

  小娃娃福寶還不滿周歲,長得白白凈凈的,一看就特水靈,胖嘟嘟的惹人愛。

  尼姑們很疼這個孩子,說不把福寶給安置了,她們就不走,不嫁人。

  政府的人私底下討論,說讓尼姑帶著孩子嫁人,說出去不好聽,得另外找人收養,于是就放出話來,誰家要收養這個孩子,今年給家里多記一百個工分。

  平溪生產大隊的人就眼紅了,搶著要收養這小娃娃。

  最后一通搶,結婚了好幾年沒孩子的聶老三搶到了,不但給家里憑空一百個工分,還多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娃娃。

  誰也沒想不到的是,這小娃娃來到了聶家沒多久,聶老三媳婦就懷孕了,肚子挺著老大,十月懷胎落下來一對龍鳳胎,喜得聶老三眼睛都瞇成一條縫。

  不過聶老三家自打有了這雙胞胎,日子就吃緊了。聶老三媳婦奶不夠,得好好補,兩個孩子也喂點白米白面的,這么一來,開銷就不少。

  偏偏那個福寶還特別能吃,聽說那么小的孩子一個人能吃一大海碗的粥,比她弟弟妹妹加起來吃得都要多。于是家里三個孩子兩個大人,五口人,還有個能吃的福寶,光憑聶老三自己上工的那些工分怎么夠?一來二去,日子吃緊得厲害,漸漸地都要揭不開鍋了。

  聶老三就琢磨著,養自己孩子受累那是應該的,可是養尼姑生的孩子,憑什么?聶老三媳婦也不待見那孩子,三不五時地罵那福寶,說你算哪門子的福寶,就是尼姑生下的野種,也配叫這個名字!那么能吃,別是個餓死鬼投胎吧!

  她讓福寶干活,喂雞剁菜拾柴火,家里的事都讓福寶干。

  說起來那福寶也是個好性子,聶老三媳婦這么使喚她,她也不惱,才五歲多的孩子,每天雞一叫就爬起來,用個小手拿著一尺長的大菜刀剁菜喂豬,喂豬了還要去山上找柴火。

  福寶晚上回來,家里只剩下剩飯了,聶老三媳婦直接潑一瓢涼水攪和攪和,就給福寶吃。

  福寶不懂好賴,小小的娃還特能吃,一看有東西,餓得抱著碗就吃,一邊吃還一邊笑得甜,周圍鄰居看到了,都搖頭嘆。

  一百個工分,一百個啊!就這么糟蹋人家孩子?

  可就算這樣,聶老三家也不想要這孩子了。

  “我聽說,聶老三媳婦說福寶這孩子有古怪,說是尼姑庵里生下的孩子,不吉利。”村頭的王富貴媳婦壓低了嗓子神秘兮兮地說:“聶老三家的生金有一次推了福寶一下子,誰知道福寶沒摔倒,他自己倒摔了個跟頭,直接磕壘雞窩的磚頭上,起了一個大包!”

  聶老三家那對龍鳳胎,男孩叫生金,女孩叫生銀,那都是人家聶老三在公社里找文化人兒起的好名字。

  生金和生銀現在四歲了,生金被寵得不會干活,就知道吃,生銀懂事一些,乖巧,討人喜歡,小嘴兒特甜。

  老光棍陳有糧聽了,納悶了:“這也行?真的假的?這么邪乎?”

  王富貴媳婦見大家都豎著耳朵聽一臉感興趣,就來勁了:“可不止這些呢,你們都不知道嗎?就那個福寶,邪乎著呢,上次她在山上撿到一個甜瓜,自己餓,吃了一半,帶回來一半,被聶老三媳婦打了一頓,說那么小的人兒自己偷偷吃一半。結果他們一家子吃了那半個甜瓜,晚上都鬧肚子了,就福寶自己沒事!”

  這話聽得大家都皺起眉頭,稀罕地看著王富貴媳婦:“咱只知道聶老三家鬧肚子,不知道是為了吃瓜?這福寶是不是使了什么壞?”

  王富貴媳婦:“誰知道,反正這孩子邪乎,聶老三家媳婦現在說什么也不想養這個孩子了,說累贅!”

  旁邊正拿著針納鞋底子的胡奶奶聽了這個,嗤的一聲笑了:“凈胡說八道去吧,我看福寶那孩子挺好,怎么就邪乎了,這就是人心把人往壞里想,就處處看著人不好!”

  這話說得……大家全都看向胡奶奶:“胡奶奶,你又知道啥了?你見多識廣,給我們講講唄!”

  胡奶奶在平溪生產大隊可是個有見識的老人,她年輕時候去過省城里見識過大場面,后來回到生產大隊,嫁了丈夫是個退役軍人,在生產大隊就有威望,這些年男人沒了家里不如之前了,但是生產大隊里依然人人都敬她幾分。

  胡奶奶看到大家都望向自己,把針往頭發上一別,咬斷了線,這才慢悠悠地說:“你們說,聶老三媳婦嫁到咱們生產大隊十年了,肚子一直沒動靜,怎么現在突然就有動靜了?怎么福寶一來她就懷上了?”

  大家一愣:“為啥啊?”

  胡奶奶:“這都是福寶招來的,是福寶的福氣,給聶老三家送的龍鳳胎。”

  大家都驚了:“這樣?”

  想想,好像也是的,福寶一來,聶老三家日子當時曾經紅火過一陣,之后很快他媳婦肚子吹氣一樣大起來,就生了個龍鳳胎。

  胡奶奶笑:“依我看,福寶是庵子里的孩子,有靈氣,人家起了個名字叫福寶,那就是有福氣!”

  這話說得好像在理,可是——

  就在這個時候,生產大隊長陳有福過來了。

  他看到大家,笑著說:“胡奶奶也在啊,我正說呢,回頭得開會,和大家討論個事。”

  陳有糧是陳有福的堂哥哥,都是一家子出來的,不過混得天差地別,現在聽到陳有福這么說:“什么事啊?”

  陳有福有些無奈:“還不是聶老三家的事,聶老三媳婦死活不要福寶了,說福寶能吃,費糧食,不要她了。”

  大家一聽,都撇嘴開了:“一百個工分他吞進去了,說不要就不要?”

  陳有福也無奈:“她說再讓她養福寶,就讓福寶睡門外頭去,咱們生產大隊是公社里的先進生產大隊,怎么也不能出這種事,所以我琢磨著,看看生產大隊里誰家能收養福寶,不至于說把個孩子扔外頭。”

  關鍵這事傳出去不好聽,到時候公社里知道了罵的話還是罵他這個大隊長。

  大家聽了,面面相覷,王富貴媳婦打趣陳有糧:“你娶不到媳婦,不如領個閨女回去?胡奶奶說了,人家福寶有福氣!”

  陳有糧趕緊搖頭擺手:“我可養不起!什么福氣不福氣的,不如糧食來得實在!”

  他多少聽說過,知道那個福寶還挺能吃的,要不然聶老三家媳婦她也不至于非要把個已經干活的孩子扔出去。

  現在這年頭,誰家不缺糧啊,一年到頭掙工分,分到那些糧食都得精打細算免得青黃不接餓肚子,平白養個娃的事,他反正是不干的。

  陳有福看大家這反應就知道,嘆了口氣:“算了,晚上去我那里開會,討論討論這個事。”

  他怎么也得想辦法找出一家人來收養福寶。

  要不然,今年的先進肯定沒戲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qq群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