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情深入骨:陸少,好久不見

情深入骨:陸少,好久不見

雨打芭蕉 著

完本免費

蘇珞陸子熙是《情深入骨:陸少,好久不見》小說主角,原創作者是雨打芭蕉。陸子熙還是那樣一副打扮站在窗邊,窗戶開了小小的一道,有微風吹進來,他指尖夾了一根香煙,火光明明滅滅,此時正隔著氤氳的煙霧看著她,手中端著一只煙灰缸,她下意識用手向下拉了拉襯衫的下擺,霎時間覺得那件襯衫穿在身上更加不舒服了起來。
  “我要休息了。”
  陸子熙碾滅煙頭,隨手丟進煙灰缸里,又將煙灰缸放在沙發旁邊的小圓桌上一步步朝她走過來,煙草的味道也隨之而來,眼看著兩人指尖的距離只剩下不到兩步,蘇珞瞇了瞇眼睛,“你要做什么?”
  大手罩在她的頭頂摸了摸,陸子熙便轉身走進了衛生間,蘇珞皺著眉站在原地看著他拿著一臺吹風機走出來,“晚上濕著頭發睡覺不好。”
  拉著她在臥室的小沙發上坐下,將吹風機插了電他開了開關,用手試了一下風才給她吹氣頭發來。

85.96萬字更新:2020/02/17

在線閱讀

  蘇珞陸子熙是《情深入骨:陸少,好久不見》小說主角,原創作者是雨打芭蕉。陸子熙還是那樣一副打扮站在窗邊,窗戶開了小小的一道,有微風吹進來,他指尖夾了一根香煙,火光明明滅滅,此時正隔著氤氳的煙霧看著她,手中端著一只煙灰缸,她下意識用手向下拉了拉襯衫的下擺,霎時間覺得那件襯衫穿在身上更加不舒服了起來。

免費閱讀

  事情很奇怪。

  陸子熙仍然沒說話,他在等著徐凱繼續說下去,別人或許查不到,但對于國安部來說,想要查一個人太簡單了,以至于他的手微微攥緊了一些。

  果然,徐凱繼續說:“根據這些情況,我們繼續查了查,事實上……”

  徐凱看了陸子熙一眼,陸子熙也正看著他,徐凱心里便咯噔一下,垂頭繼續道:“她就是小姐。”

  “咔”的一聲,徐凱一顫,向下看去陸子熙手中的鋼筆竟被他……掰斷了。

  墨水沾了滿手,陸子熙漫不經心拿起手帕擦了擦,說道:“明天是幾點啟程。”

  “早晨六點。”

  “改到四點。”

  徐凱連忙在本子上記好,陸子熙隨后將斷開的鋼筆丟進垃圾桶,起身走進了衛生間。

  因為太累,蘇珞也沒有去上網看任何消息,回到酒店便倒頭大睡,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多,不得不被秦海楠拉起來,“走了,去吃點東西。”

  下午兩點,簽售會準時開始,昨天正式傳出了作家往生親臨簽售會的事情,蘇珞只覺得今天的讀者更多了。

  排隊等候中,蘇珞只聽到一個潤朗卻不失威嚴的聲音,“能給我簽另外兩個字嗎?”

  “可以。”蘇珞淡淡的回答,她頭也未抬的問:“不知道你要簽什么字?”

  就聽對方依舊溫和的說道:“蘇珞,蘇子的蘇,瓔珞的珞。”

  蘇珞正要下筆,聞言不禁右手一抖差點在書的扉頁上劃出一道印記,她吃驚的抬起頭來,“你……”

  四目相對,蘇珞忽然覺得似乎有一張網從頭頂罩下來,將她捆縛,她……逃不掉了,甚至……生死難測。

  她立即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微微鞠身,扯出一個僵硬笑意,眼底氤氳著濃烈的恨意瞬間被潮水湮滅在不知名的心底,她平靜道:“您怎么來了?”

  “先簽名,別擋了后面的人。”

  他長腿跨過桌子,直接站到了她的旁邊,看著她在那本書的扉頁上寫下“蘇珞”兩個字后便將書接了過來。

  后面的讀者很快走上來,蘇珞伸手去拿書,不想剛抬起手一本書已經打開放在她的手邊,男人朝她微微示意,蘇珞才抬頭問前面的女孩,“要簽什么呢?”

  ……

  接下來蘇珞到底做了什么她似乎一點兒都不記得了,她只記得漫天花海中自己的丈夫與別的女人深情相擁,那時她便站在他們的房間里看著……

  結束的時候是晚上八點,蘇珞甩了甩手臂站起來,四目相對,蘇珞這才發現身邊的工作人員不知何時已經退的很遠了,身邊只剩下陸子熙和他身邊的人,再次鞠身,蘇珞臉上的笑意卻沒有了,“謝謝。”

  她起身收拾自己的東西,跟秦海楠等人告別后便往外走去。

  陸子熙長腿一邁,立即跟上,手上捧著那本《時間的秘密》。

  外面停著一輛十分低調的奔馳車,蘇珞邁步走出書店,沿著馬路往前走去,酒店與書店相距不過幾百米,可蘇珞覺得這幾百米像是走完了一趟西天,身后半步的位置跟著陸子熙,再往后跟著幾個看似閑散的路人,路旁跟著一輛如蝸牛一樣爬行的奔馳。

  路人的目光如探照燈一樣落在她的臉上,議論紛紛,蘇珞煎熬到最后幾乎要小跑起來。

  站在房間門口,蘇珞遲疑著拿出房卡,陸子熙不催促,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平淡的眼神看不出任何情緒。

  蘇珞收回目光,迅速刷卡閃身進房,正要關門,門口卻被一只腳卡住了。

  “珞珞。”

  再次聽到這個名字,蘇珞瞬間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沒了力氣,任由對方推門進來,身后的人立刻有人將門帶上。

  蘇珞看了他幾分鐘,忽然轉身走到冰箱旁邊拿出一盒牛奶,隨手放進旁邊的微波爐,設定好時間,蘇珞才聽到陸子熙說:“跟我回家吧。”

  真是非常云淡風輕,像過往的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一樣!

  她側眸回頭,“你在征求我的意見嗎?”

  平靜的聲音里帶著濃濃的嘲諷,他什么時候需要征求別人的意見,他只是在通知她他做的決定罷了!

  他沉默,顯然不是。

  “我們已經離婚了,”她聽到自己無喜無悲的聲音,又補充道:“你忘了嗎?”

  他給的離婚協議,上面蓋著他鮮紅的私人印章,曾經在她的床頭放了兩年,最后她還是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蘇珞,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寫下去只用十七個筆畫,卻用了她兩年的時間。

  “先收拾東西吧。”他邁步往她的房里走去,蘇珞卻如同被觸了逆鱗一樣,尖叫:“不許進去!”

  他們的臥室她住了三年,卻獨獨少了一個男主人。

  他不屑進她的房間,如今,又何必走進這里,她不稀罕了。

  他側頭看她,她卻沖了過去,推開他,“走開!”

  “珞珞。”他喚她,帶著些無奈,像是縱容她的小脾氣。

  “別叫我!”她大叫,陸子熙只好不再說話,無奈的看著她,內心卻翻江倒海,是誰將溫柔可人的她變成了如今的模樣?

  微波爐“叮”的一聲,蘇珞忽然冷靜下來,她走過去將牛奶拿出來,一分鐘,剛剛好,她站在原地大口喝了幾口,胸口微微的起伏。

  “你走吧。”

  “跟我一起。”

  “一起回去做什么呢?”她冷笑。

  “你是總統夫人。”

  蘇珞搖頭,脾氣像是被擰勁的水龍頭,瞬間收了回去,“我們已經結婚了。”離婚協議都曬出來了。

  “復婚。”兩個字鏗鏘有力。

  “你會后悔的,哥哥。”

  “不會,”他雙手插在口袋里,溫潤儒雅中帶著不為人知的冷漠,“我幫你收拾東西,還是讓柯藍來幫你?”

  “不必了,我自己來。”

  蘇珞“呼嚕呼嚕”幾口將牛奶喝完,將盛放牛奶的盒子丟進垃圾桶里,輕輕的,很溫柔。

  她走進房間,快速將自己的東西收進箱子里,出來就被陸子熙接了過去,他的手剛好握在她的手上,干燥,炙熱,跟她的冰涼截然不同,此時,他卻不知,他可能永遠也不會暖化這一塊寒冰。

  “我自己來。”

  她輕描淡寫的推開他,拉著箱子朝外走去,在他身旁跟著無數隨從的時候,她早已學會了獨自堅強。

  坐進那輛黑色的奔馳車里,蘇珞拿出手機給秦海楠打了個電話,秦海楠果然炸了,“蘇蘇蘇蘇蘇珞,你,你到底是誰?我今天才看到消息,他們都說你是總統夫人?是真的嗎?今天來簽售會現場的人是不是總統閣下?”

  然而,蘇珞只說了一句話,“明天的簽售會照常舉行,我的要求不變。”

  掛斷電話,車廂中寂靜無聲,不管是前座的徐凱和司機,還是陸子熙,都沒有說話。

  蘇珞靜靜的靠在車座上問:“我以后的行蹤要跟你報備嗎?”

  “……不用。”

  蘇珞道謝,隨后閉眼假寐,陸子熙透過窗外的路燈燈光看著她,猝不及防蘇珞忽然睜開眼睛,此時車子正在經過一架大橋,是青城的地標建筑之一,高十幾米,下面青江水流湍急,若是沒有準備救生艇,很可能水流被沖走。

  蘇珞朝外一指,“你說,從這里掉下去的感覺和從天上掉下來的感覺,有什么不同?”

  陸子熙眉角跳了一下,便聽蘇珞忽然叫道:“停車!”

  陸子熙和徐凱同時看著蘇珞,蘇珞推門下車,陸子熙一把抓住她,“你要做什么?”

  蘇珞甩開他的手徑直走向橋邊的扶欄,長腿一跨,她坐在上面,陸子熙一把按住她,“珞珞,危險。”

  “哥,你還沒有回答我,從天上掉下來和從這里掉下去,哪里更危險?”

  陸子熙抿唇不語,徐凱抓緊了手機打電話,讓人隨時準備下水救人。

  “那是個意外。”

  “今天也可以是意外。”蘇珞唇角含笑,“你不想讓我跳下去嗎?”

  陸子熙點頭,“不想。”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qq群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