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戒不掉的喜歡

戒不掉的喜歡

陌言川 著

完本免費

應歡徐敬余是《戒不掉的喜歡》小說男女主角,是由作者陌言川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吳起皺眉道:“徐敬余你干嘛?”徐敬余笑笑:“他不是說能打嗎?讓他試試重拳能出幾分力氣,別打出去的拳軟綿綿的,連分都記不上。”拳擊比賽中,如果擊打力量不夠,即使擊中得分點也不計入得分內,所以拳手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一場比賽五個回合,他能不能堅持下來還是一回事。
  比賽現場已經陸續來了不少觀眾,正翹首以盼這場比賽。
  應歡跟著隊伍走進休息室,他們第一場對決抽到的是河北省隊,吳起沒多大擔心,因為去年他們就跟河北省隊打過一次。
  兩個隊上都換了新血液,他對徐敬余他們還是很有信心的。
  運動員都已經換上拳擊褲和戰袍,拳擊比賽中標準的護手腕繃帶是25米,由比賽官方發下來。等運動員們綁好繃帶,應歡怕應馳緊張,一邊給他按摩手臂,一邊低聲叮囑:“不要緊張,也不要有壓力,本來你就是替補,盡力就好。”
  應馳第一次打正式比賽,的確有些緊張,他深吸了口氣,把手拿起來:“好了,你放心吧。”
  他肯定不能丟姐姐的臉。
  他一定要讓陳森然打臉。
  應歡正要站起來,一只修長寬大的手伸到她面前,男人懶洋洋地說:“小醫生,給我也按按。”
  應歡:“……”

47.5萬字更新:2020/02/19

在線閱讀

  應歡徐敬余是《戒不掉的喜歡》小說男女主角,是由作者陌言川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吳起皺眉道:“徐敬余你干嘛?”徐敬余笑笑:“他不是說能打嗎?讓他試試重拳能出幾分力氣,別打出去的拳軟綿綿的,連分都記不上。”拳擊比賽中,如果擊打力量不夠,即使擊中得分點也不計入得分內,所以拳手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一場比賽五個回合,他能不能堅持下來還是一回事。

免費閱讀

  吳起是這次帶隊主教練,幾個教練互相商量了幾句,一時間沒想出辦法來,他冷著臉打開房門:“都給我進來,站在走廊外面讓人看笑話嗎?”

  一群人涌進房間,十幾個人把房間都占滿了。

  劉教看向韓醫生:“確定不能打了是吧?”

  不等韓醫生回答,陳森然便急著喊:“我可以打,只是一點兒小傷,真的。”他看向吳起,臉色急切,“教練,我真的可以打,體檢也過了。”

  大家無語地看著他,體檢怎么混過去的你自己心里沒點ac數嗎?

  也虧得他這花手臂,一般人能混過去?都不知道該夸他還是損他。

  徐敬余站在他面前,神色淡淡地指指自己的腹部,面無表情地沖他抬抬下巴:“來,右手給我來一記擊腹,我看看你能出幾層力氣。”

  眾人齊刷刷地看向他。

  吳起皺眉道:“徐敬余你干嘛?”

  徐敬余笑笑:“他不是說能打嗎?讓他試試重拳能出幾分力氣,別打出去的拳軟綿綿的,連分都記不上。”

  拳擊比賽中,如果擊打力量不夠,即使擊中得分點也不計入得分內,所以拳手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一場比賽五個回合,他能不能堅持下來還是一回事。

  陳森然又氣又怒,抬手直指應馳:“難道我不打讓他打嗎?他連我都打不過,一個弱雞罷了,有什么資格參賽!”

  “你他媽才是弱雞!”

  應馳氣得半死,應歡看向陳森然,淡淡地說:“對,他之前確實比不過你,但現在你受傷了,你確定能比得過應馳?”

  吳起瞇了眼,看向他:“你說實話,到底是怎么傷的?”

  其實,陳森然也是他從地下拳擊找來的,跟應馳不一樣,人是真的混,入隊后收斂了許多,但誰知道他以前有沒有惹到什么人,那些人專門在他比賽前找他麻煩,估計就一些無賴。

  這種事情,吳起見多了。

  陳森然啞然,低頭不語。

  徐敬余指指應馳:“如果中途放棄比賽,或者被對手KO,還不如讓那個弱雞上。”

  應馳本來對他還有些感激,反應過來他又罵他弱雞,臉瞬間冷下來了。

  吳起看著陳森然,皺眉說:“運動員在賽前好好保護自己的身體是最基本的素質,你現在把自己弄傷了,不管是出于對你身體的保護,還是為了團隊的勝利,都不可能讓你比賽了。”

  陳森然低頭,半響,抬頭瞪向應歡,爆粗口:“齙牙妹,丑不拉幾的,你怎么那么多管閑事,要不是你我不照樣能比賽!”

  應歡臉色一白,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他。

  現在的陳森然整個就像個暴躁的小獅子,罵完就推開人群想要走,應馳反應過來,氣得咬緊腮幫,撲過去就要打人。有人比他反應更快,狠狠拽住陳森然的后領,把人給拽了回來。

  徐敬余比他高幾公分,沉著臉睨他,往應歡的方向一瞥頭,冷聲道:“跟她道歉。”

  應歡愣住,呆呆地看徐敬余。

  男人緊繃著下顎,渾身透著一股冷漠和不容商量,鋒芒凌厲,氣場嚇人。

  陳森然也被徐敬余眼神里的冷漠驚到了,他沒想到徐敬余會給這對姐弟出頭到如此,也知道他是吳起最看好的選手,他掙扎了一下,“你放手,我有說錯嗎?我體檢都過了,要不是她多事……”

  “她是多事嗎?”徐敬余氣笑了,“你連體檢都混過去了,這么多人都沒人發現你受傷,虧得她細心發現了,你不謝她就算了,還罵一個女孩子算什么男人?”

  陳森然一噎,說不出話來。

  應馳怒道:“就是,這么多醫生都沒發現,就我姐一個人發現了,你竟然還罵她!”

  應歡畢竟是女孩子,而且牙齒長得不好看還戴牙套是她唯一不自信的地方了,被陳森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罵出來,心里本來還有些難受的,現在……

  她看向徐敬余英俊好看的側臉,忽然釋然了。

  應歡走到徐敬余身旁,抬手拽住他的袖口拽了拽,徐敬余愣了一下,垂眸看她。

  小姑娘說:“放手吧。”

  她又拽了拽,嗓音軟軟地:“放呀。”

  徐敬余微微挑眉,當真松手了,手抄進褲兜,想看她要做什么。

  這種時候,她給陳森然一耳光都是輕的。

  不止徐敬余,連幾個教練都不說話了,石磊那幾個更是眼睛發亮,特別想知道小醫生要怎么化解這一道題。收到消息趕來的周柏顥站在洗手間門口,倚著門框看向她,也有些好奇。

  陳森然皺眉看著她,語氣不善:“別拿你哄你弟的那套來哄我。”

  應歡說:“我不哄你,我只哄我弟弟。”

  陳森然:“……”

  應馳笑了聲。

  徐敬余漫不經心地看了眼應歡,嘴角微抽。

  應歡舌尖抵了抵小尖牙,用手摸了一下牙齒表面的金屬牙套,認真開口:“有些話你說錯了,我不是齙牙,是牙齒不太平整,虎牙外翻而已,而且我覺得我自己挺漂亮的,明年摘了牙套的話,會比現在更漂亮。”

  陳森然:“……”

  他完全愣住了,怎么也沒想到一個女孩子會這么夸自己。

  應歡轉頭在四周轉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徐敬余身上,她有些緊張地問:“徐敬余,你覺得我漂亮嗎?”

  因為他是這群人里長得最好看的,最好看的人愿意夸她一句,那就有說服力了。

  石磊幾個已經完全呆滯了。

  韓醫生和吳起愣了一下,倒是有些好笑地看著小姑娘。

  徐敬余對上小姑娘烏黑柔潤的眼睛,低下頭笑出一聲,嗓音又低又啞,繼而又抬頭看她,眼神漆黑又綿長:“嗯,漂亮,戴牙套也漂亮。等明年摘了牙套會比現在更漂亮,稱個系花校花都沒問題。”

  應歡臉一紅,他干嘛完全套她的話來說?

  她低下頭不敢看他,又看向陳森然:“你道不道歉無所謂,對我來說你那些話中傷不到我。至于比賽,以后還有機會,如果下次應馳再上臺,他一定會贏得很漂亮。”

  言下之意,你這樣上拳臺,只會輸得很難看。

  說完,不等其他人反應,丟下一句“我先回房間了”就走了。

  再不走,她就要羞死了。

  應歡低頭匆匆走過,應馳看了一眼還在發呆的陳森然,喊了聲:“姐,一會兒我去找你。”

  應歡應了聲,一抬頭就看見周柏顥倚在洗手間門框上,笑著看她。

  應歡:“……周總。”

  周柏顥點頭,挑眉夸了句:“其實牙套也不丑,挺漂亮。”

  應歡窘:“謝謝。”

  忙溜了。

  留下一屋子人,陳森然呆站在原地,也不跑了,韓醫生撩了撩劉海,笑了笑:“小姑娘真有意思,挺厲害的啊。”

  這手段,她都自嘆不如了。

  吳起也挺服氣的,被應歡這么一整,原本囂張跋扈的氣氛也平靜下來了,他看向陳森然,淡聲道:“這次比賽應馳替補上去,你的事比賽結束再算。”

  陳森然一聲不吭,默認懲罰。

  應馳得到這句話,整個人都熱血沸騰了,忍著笑看向吳起鞠了個躬:“謝謝教練,我一定努力打!”

  吳起笑著點點頭,拍拍石磊的肩膀。

  69公斤級別,靠你了。

  石磊看著門口出神,吶吶地說:“我這輩子服氣的女人不多,一個是我媽,一個是小醫生。我媽是兇悍得讓我服氣,小醫生是哄人哄得讓我服氣。”

  楊璟成跟著點頭:“服氣,突然有點兒羨慕小祖宗。”

  趙靖忠:“我也想做小祖宗。”

  應馳:“……就你?”

  他不可思議地看著趙靖忠長相粗狂的臉,以及190CM,92kg的身材,這誰他媽哄得下去啊!

  徐敬余嗤笑了聲,手抄在褲兜里,直接走了。

  周柏顥是跟在他身后一起出的房間,他往應歡房門口看了眼,忍不住笑了聲:“應歡這姑娘,確實挺有意思的。”

  徐敬余不置可否,掏出房卡刷卡進門,直接把周柏顥關在門外。

  ……

  吳起聯系了裁判組,把應馳替補的事報上去。

  應馳參賽這一事定了下來。

  應歡也不知道這算是好事壞事,不過,他高興就好。至于陳森然,事已成定局,他就算不服也沒辦法,去做了檢查治療后,就一直跟在隊伍后面,不太說話,偶爾看她一眼,又哼了聲轉過目光。

  徐敬余看了他一眼,低頭看應歡:“他要是找你麻煩,跟我說。”

  應歡眨了眨眼睛:“然后呢?”

  他彎了彎嘴角:“揍一頓唄。”

  應歡:“……”

  比賽日很快就到了。

  體育會場中心,臨時搭建的專業拳臺上已經站著主持人,臺下醫護和裁判組和比賽監督也已經就位,電子積分系統安裝完畢,穿著清涼的拳擊寶貝拿著牌子在旁邊候場。

  比賽現場已經陸續來了不少觀眾,正翹首以盼這場比賽。

  應歡跟著隊伍走進休息室,他們第一場對決抽到的是河北省隊,吳起沒多大擔心,因為去年他們就跟河北省隊打過一次。

  兩個隊上都換了新血液,他對徐敬余他們還是很有信心的。

  運動員都已經換上拳擊褲和戰袍,拳擊比賽中標準的護手腕繃帶是25米,由比賽官方發下來。等運動員們綁好繃帶,應歡怕應馳緊張,一邊給他按摩手臂,一邊低聲叮囑:“不要緊張,也不要有壓力,本來你就是替補,盡力就好。”

  應馳第一次打正式比賽,的確有些緊張,他深吸了口氣,把手拿起來:“好了,你放心吧。”

  他肯定不能丟姐姐的臉。

  他一定要讓陳森然打臉。

  應歡正要站起來,一只修長寬大的手伸到她面前,男人懶洋洋地說:“小醫生,給我也按按。”

  應歡:“……”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qq群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