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光陰把盞,與歲月言歡

光陰把盞,與歲月言歡

春雷炮 著

連載中免費

林亭陌墨蕭小說名字叫《光陰把盞,與歲月言歡》,是由作者春雷炮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我的肚子……好疼!”林亭陌臉色又白了幾分,臉上的冷汗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她實在無法站立,便癱坐到椅子上,雙手緊緊摳住了把手。“怎么,又要給我變戲法?玩弄人心也該適可而止了林亭陌。”墨蕭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眉頭緊鎖,只當林亭陌又在裝樣子。林亭陌這回真是有苦說不出,明明已經疼的快要昏過去眼前的男人卻始終不為所動。
  御醫連滾帶爬的跑來這個府邸卻被告知來看個落水,心情很是不好。
  剛看完便急著整理東西要回宮。
  墨蕭則是帶著一身怒火來到大堂,林亭陌驚魂未定,她看見墨蕭進來便直起身子問:“林亭夏……怎么樣了?”
  “你可真好意思問得出口!若不是你,夏兒現在根本就不會躺在床上臥病不起。”
  男人渾身像是散著寒氣似的,銳利的眼神幾乎要把林亭陌刺傷:“夏兒好心給你一份差事你就是這么報答的?你只要有半分她的善良,也不會淪落到這般田地!”
  “墨蕭,哪怕你從不愛我,我也一直委曲求全的活在你的身邊,我就想問問你,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其實我并沒有你所想象的這般不堪,而林亭夏也沒有你想象中的完美,你會不會有一點點后悔?會不會也像你現在對我這樣的態度去對待她?”

5.1萬字更新:2020/02/24

在線閱讀

  林亭陌墨蕭小說名字叫《光陰把盞,與歲月言歡》,是由作者春雷炮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我的肚子……好疼!”林亭陌臉色又白了幾分,臉上的冷汗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她實在無法站立,便癱坐到椅子上,雙手緊緊摳住了把手。“怎么,又要給我變戲法?玩弄人心也該適可而止了林亭陌。”墨蕭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眉頭緊鎖,只當林亭陌又在裝樣子。林亭陌這回真是有苦說不出,明明已經疼的快要昏過去眼前的男人卻始終不為所動。

免費閱讀

  自那日之后,林亭陌每日在府里用過早膳后就去林亭夏府上教墨之銘撫琴。

  墨之銘是一個有些內斂的孩子,卻也很聰明,對于林亭陌的態度一直都很恭敬,兩人之間的相處也相對開心。

  又是一天結束了教琴的差事,墨之銘突然支著小腦袋,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問林亭陌:“林姨,你是我娘親的親姐姐嘛?”

  林亭陌有些不知如何開口,對于自己有著這么一個精于算計的妹妹她實在不太愿意承認,只是當著孩子的面她最終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可與林亭陌所想的不一樣的是,墨之銘黑黝黝的眼睛里竟然盛滿了悲傷:“林姨你又溫柔又聰明,彈琴也彈得好厲害,我想讓你當我的娘親!我的娘親待我……”

  “墨之銘,你在說什么胡話!”

  林亭夏一把推開房門怒喝一聲,嚇得墨之銘小小的身子顫抖了一下,弱弱的往林亭陌的身后躲了躲。

  “姐姐,我能理解你想當娘親的心情,只是教著別家的孩子瞎叫可就不對了吧。”

  林亭陌安撫的摸了摸墨之銘的頭,也不去理會林亭夏這陰陽怪氣突如其來的發難。

  對于她來說,現在能夠順利的把孩子生下來就是最要緊的事了,實在不想與這個妹妹再起什么爭執。

  她收拾好了東西繞過了林亭夏直接準備離開。

  林亭夏卻不打算輕易放過林亭夏,她狠狠抓住林亭陌的手腕:“林亭陌,你現在還能好好的站在這里全是靠我好心施舍,若是沒了我,你早就餓死在了那王府里,你該對我客氣些,我可是你的主子!”

  “主子?”林亭陌眸子中滿是疏離:“你搞清楚,你雖然付我工錢,我卻也配合你演著姐妹情深的戲碼,維持你在墨蕭面前美好單純的形象。各取所需談何主仆?”

  “你!”

  林亭陌并不想與林亭夏有太多的糾纏,她迅速拽開了林亭夏的手,朝著大門走去。

  再過一會兒就該到了墨蕭下朝的時候了,她不想面對這個男人,也不知道用什么態度去面對他。

  突然,林亭陌的肚子傳來一陣疼痛,激的林亭陌冷汗直冒,原先匆忙的步伐也停了下來。

  林亭夏也看出了林亭陌的不對勁,眼里滿是惡毒,她伸手將林亭陌向前一推——那是院子里的池子,雖說算不上多深,卻也有些危險,對于林亭陌這樣的孕婦更是致命性的打擊。

  就在林亭夏動手的一瞬間,林亭陌恰好回頭撞見了她的動作,說時遲那時快她難得敏捷的躲開了那雙手,但林亭夏沒有收住力道,直直的栽進了水池子里。

  林亭陌被面前這一幕刺了個機靈,腹部傳來的陣痛也越來越明顯,她本想伸手去夠在水池子里狼狽的喊著救命的林亭夏,卻實在無法無視身體上的疼痛而微微屈身。

  “林亭陌你這個毒婦!你在干什么!”

  林亭陌身子猛地一僵,她知道是墨蕭回來了,男人一身朝服英俊非凡,目光卻緊緊系著池子里的林亭夏。

  墨蕭片刻都不敢多想直接跳進了水池將林亭夏打橫抱起帶進房里,一面跑一面還大聲叫著御醫。

  林亭夏不過是落個水墨蕭就緊張的叫下人去喊宮里的御醫,而這幅畫面在墨蕭眼里,鐵定又是她林亭陌故意將林亭夏往池子里扔了。

  可是,如果剛才不是自己反應難得快了一瞬,現在恐怕自己早就一尸兩命了!

  ……

  御醫連滾帶爬的跑來這個府邸卻被告知來看個落水,心情很是不好。

  剛看完便急著整理東西要回宮。

  墨蕭則是帶著一身怒火來到大堂,林亭陌驚魂未定,她看見墨蕭進來便直起身子問:“林亭夏……怎么樣了?”

  “你可真好意思問得出口!若不是你,夏兒現在根本就不會躺在床上臥病不起。”

  男人渾身像是散著寒氣似的,銳利的眼神幾乎要把林亭陌刺傷:“夏兒好心給你一份差事你就是這么報答的?你只要有半分她的善良,也不會淪落到這般田地!”

  “墨蕭,哪怕你從不愛我,我也一直委曲求全的活在你的身邊,我就想問問你,如果有一天你發現其實我并沒有你所想象的這般不堪,而林亭夏也沒有你想象中的完美,你會不會有一點點后悔?會不會也像你現在對我這樣的態度去對待她?”

  “你不配。”墨蕭眼里的怒火越發明顯:“你沒有這個資格和她比。”

  她不配,她沒有資格,哪怕是這五年她對墨蕭盡心盡力去照顧他,用所有的時間與精力去伺候他,在墨蕭的心里已經比不上林亭夏半分。

  林亭陌微垂眼瞼:“墨蕭,之銘是個好孩子,他很聰明,我也很喜歡他,可是他真的不是你的孩子,五年前我……”

  “夠了!”墨蕭暴怒的扼住了她的下巴,力道大的要把她的下巴捏碎:“都是林家的大小姐,你以為就都和你一樣不守婦道嗎?!”

  五年前林亭陌與墨蕭成婚之時,那一晚墨蕭發現林亭陌不是第一次。

  他多次冷嘲熱諷,認為林亭陌未出閣就去和人私通。

  林亭陌知道,也明白他的意思,可她根本無法去解釋,當年因為醉酒而意外奪走她的初次的人就是墨蕭,可他卻什么都不記得……

  成婚多年,林亭陌試圖和墨蕭解釋和說明,可是墨蕭深信了自己所見完全聽不進去她的話。

  一開始他的心里就住進了林亭夏,于是所有和林亭夏說的不同的地方就全都成了謊言。

  林亭陌輕咬嘴唇,她感到嗓子很渴,大概是因為所言所想均被當做謊言的一種反應,她向墨蕭走近了幾步:“我累了,也不想解釋了,如果你覺得是那就是吧。我在你心里始終都是一個惡人,我都能忍受,但請你……放過我的孩子,他是無辜的,你就把這一切都歸咎在我的身上,與孩子沒有半點關系。”

  語畢她感覺自己的腹部又是一陣劇痛,那種緊縮感是平日從不曾有的。

  “我的肚子……好疼!”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qq群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