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閱讀推薦盡在久久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福緣農妻,相公命犯桃花

福緣農妻,相公命犯桃花

巫山不是云 著

連載中免費

  秦瑟謝桁小說最新章節目錄在哪看?主角為秦瑟謝桁的小說名字叫福緣農妻,相公命犯桃花,是由巫山不是云所寫的重生言情小說。一代玄門大師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農家小媳婦,清高自傲。村里人都不喜歡她?沒關系,風水訓到他們服氣,一個個哭爹喊娘地叫祖宗!秦瑟意氣風發的后面卻跟了個便宜夫君。這夫君啥都好,就是太粘人。
  秦瑟被人從河里撈上來的時候,喝了太多水,嗆得有點懵,就聽見附近嘰嘰喳喳地聲音響個不停。
  “老謝家的媳婦,又尋死了?”
  “可不是,聽說還是為了李員外家的小子,跳河了!”
  “也不知道老謝家做了什么孽,娶了這么一房媳婦。”
  什么媳婦?
  秦瑟抹了一把臉上的河水,抬眼就看到四周站在衣著古樸,滿臉黑黃的老弱婦孺,而在她面前,還站著一個年輕男子,微微擰著眉,面無表情,身上的衣服與她一樣全都浸透了,但依舊擋不住他頎長的身姿。
  “能站起來嗎?”男子見她看過來,扭過頭,正面望著秦瑟,聲音低沉。
  秦瑟一眼就定格在他的面相上,男子長得極好,龍章鳳目,三庭五眼都極為規整,典型的富貴命,但眉宇間卻凝著深重的青黑之氣,破壞了原本的好面相,久病纏身,怕是活不長久。
  這面相出現在他臉上,相互矛盾,讓秦瑟一下子皺起眉來。

128萬字更新:2020/03/27

在線閱讀

  秦瑟謝桁小說最新章節目錄在哪看?主角為秦瑟謝桁的小說名字叫福緣農妻,相公命犯桃花,是由巫山不是云所寫的重生言情小說。一代玄門大師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農家小媳婦,清高自傲。村里人都不喜歡她?沒關系,風水訓到他們服氣,一個個哭爹喊娘地叫祖宗!秦瑟意氣風發的后面卻跟了個便宜夫君。這夫君啥都好,就是太粘人。

免費閱讀

  秦瑟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這便宜夫君,旋即扯了扯唇角,面對著所有村民,朗聲道:“王翠父女倆非說想要證據——其實,想要證據很簡單!我聽見王翠和李員外的兒子說,她已經懷了身孕,你要是想要證據的話,就去鎮子上找個大夫來,只要一把脈就知道誰說的是真話,誰又是紅口白牙憑空污蔑。”

  王翠面含春水,子女宮飽滿凸出,腹部雖未凸出,但孕相十足,有雙身之相,一看就是懷孕了。

  秦瑟要是連這都看不出來,真得妄當了這么多年的玄門掌教。

  這話一出,在荷花村的村民心中,足夠掀起滔天波浪!

  未出嫁先懷有身孕,這若是真的,按照族規,那是得浸豬籠的!

  所有人瞧見秦瑟說得有理有據的,一時間都把目光放在了王翠臉上。

  王屠夫滿臉狂怒,“秦瑟,你別太過分了!我家翠兒還是個黃花大閨女,你這樣污她清白,是想讓她去死嗎?大家伙評評理,哪有這種沒憑沒據隨口冤枉人的?!”

  相比較王屠夫的硬氣,王翠面色卻有些慘白,下意識地捂住肚子。

  秦瑟瞥她一眼,“說我沒憑沒據,這很簡單,只要你有愿意去鎮子上請個大夫來,一把脈就知道!我還親口聽見她和李少爺說,她已經懷孕三月了。”

  “不是!”王翠立即反駁道:“我沒有這樣說,沒有三個月……”

  話還未說完,她就發覺自己情急之下說了什么,面色瞬間慘白的沒有血色。

  旁邊的村民頓時一片嘩然。

  還真的懷了身孕?

  沒有三個月……那起碼是真有了啊!

  王屠夫方才還說秦瑟不守婦道,結果私下與人茍合,還懷了孩子的,是他閨女!

  這丟人丟大發了!

  聽得王翠這話,謝桁不由打量起秦瑟來。

  秦瑟的目光一直鎖定在王翠身上,沒有看到他那探究的目光。

  “你真懷了身孕?”王屠夫驚愕不已,猛地攥住王翠的胳膊,“是李康海那王八羔子的?什么時候的事?!”

  “我不是,我沒有……”王翠拼命地搖頭,還想要辯駁,卻無言可辯。

  秦瑟緩緩地道:“我要是你,現在想得就不是辯駁之詞,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就是李康海的嗎?現在拿著這孩子作要挾,你才有嫁進李家,成為李家少夫人的可能,不是嗎?”

  王翠面上空白了一瞬,不得不說,秦瑟的話,正好戳中了她心中最深處的貪念,李康海為人好女色,長相又一般,她最初愿意和李康海來往,就是看中了李家有錢,她受夠了做窮人的日子,一心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

  而這個孩子,是她唯一的籌碼。

  也正是因為她懷了身孕,今天才在白天,冒險把李康海約出來,沒想到被秦瑟撞了個正著,李康海當時借口為保名聲,聯合王翠把秦瑟推進了河里。

  現而今是春日,河水冰冷刺骨,秦瑟都被推下去一刻鐘了,她才喊的人,誰知道她這么命大,竟然還活了過來,直接戳穿了她和李康海的秘密。

  王翠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你告訴我,這孩子是不是李康海的?”王屠夫卻在秦瑟這一番話里,抓到個重點,是啊,憑借著孩子嫁去李家不好嗎?

  只要王翠肚子爭氣,一胎得男,李家還能對她不好?

  現如今她已經懷孕了,這是最好的出路。

  王翠在王屠夫緊迫盯人的目光下,欲哭不哭地點了點頭。

  “好啊!李家那個王八羔子,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了,還不想負責不成?”王屠夫一把拽著王翠的胳膊,一邊往村外走一邊道:“你跟我去李家,爹去給你討個公道!”

  王翠心里忐忑,不知道這樣去李家合不合適。

  但架不住王屠夫力氣大,硬是把她往李家拖。

  看到王翠害人不成,王屠夫一開始還罵罵咧咧,說秦瑟的難聽話,現如今卻不要臉地帶著女兒上門討公道,村民們頓時撇撇嘴,對王屠夫一家頗有不屑。

  看著王屠夫就那么拉著王翠走了,秦瑟松了一口氣,腿軟的厲害。

  原身在河里泡了太久,以至于一命嗚呼,秦瑟不知為何接管了這幅軀體,但情況并沒有好轉到哪里去,她現在只覺得寒冷順著風,一絲絲地往她的骨頭里鉆,冷得她忍不住渾身發抖,骨骼里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就跟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一般。

  看到她抱著雙臂發抖,謝桁收回打量地目光,道:“回家。”

  語畢,他便扶起秦瑟的右臂,扶著她往謝家的方向走。

  見他們都走了,圍觀的村民也都散了.

  秦瑟太冷了,亟需一個避寒的地方,便亦步亦趨地跟著謝桁,走了兩步,她才發現,謝桁的右腿并不太靈活,似乎是坡腳。

  也難為謝桁跛著腳,在聽聞她跳河之后,還第一時間趕過來救她。

  但憑他對原身這一番情義,原身也不應該成天尋死覓活吧?

  秦瑟仔細回憶了一下原身的記憶,才發現結癥在哪兒,原身本來是千金大小姐,父親是大官,位列四品侍郎,她自幼被當做大家閨秀養大,學的是琴棋書畫茶香品茶,完全吃不得苦。

  但在她16那年,父親被以結黨營私之罪處決,整個秦家的人,男被充軍,女被充為宮婢。

  就在秦瑟也要被抓入宮當婢女的時候,謝桁的父親拿著婚書來了,以秦瑟早已是他們謝家的媳婦為由,將秦瑟保了下來,她就此嫁給了謝桁。

  后來她才知道,謝桁的父親曾受恩于她的父親,為報恩才拿著偽造做舊的婚書,來保下秦家這根獨苗。

  可秦瑟呢,心高氣傲,依舊自認為是千金小姐,看不慣鄉野出身的謝桁,雖為了保命嫁給謝桁,但日常生活中,整日對謝桁和現在的生活挑三揀四,稍有不順心就一哭二鬧三上吊。

  謝家因為愧對秦家,對她一再包容,卻縱得她更加過分。

  謝桁的父親,便是于兩年前,為滿足秦瑟想要吃山參的要求,于冬日上山時,死于墜崖,因為這一件事,謝桁的祖母,謝陳氏更加不待見秦瑟,放言讓謝桁休了秦瑟。

  但謝桁為了保秦瑟,選擇和謝家分了家。

  見謝家一再保護她,原身也有些動容,漸漸很少作妖了,奈何今天卻意外被推下河殞命了。

  回想到這些,秦瑟忍不住咂了咂舌。

  這原身也太奇葩了……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qq群股票推荐